返回

女海盗在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exceedled.com
     女海盗在线 (第1/3页)
    

第十二章

雪的记忆

1

不知是因为什么缘故,今年的雨水特别多,也不知为何,今年的秋是如此短暂,进入12月,气温就时常跌入0℃以下。时至十二月中旬,盟城就降下了今冬的第一场雪,雪势很大,连飘三天,整个盟城都被覆盖在厚厚的积雪中,陈浩宇隐约记得,那时的地理老师说过,今冬受“拉尼娜现象”的影响,冬季降水较多,但到后来,陈浩宇记得最清楚的还是那年冬天,他们打雪仗,堆雪人的场景。

不知那年冬天的雪,是否还记得,那些曾发生在那个冬季里,与她有关的故事。

穆文心是很爱雪的,爱的没有道理,貌似自己有记忆以来,关于雪的记忆,都是那样美好,或许也只有在雪中,她的心情才得到了最充分的释放,这天大课间,窗外飘着小雪,本来穆文心想叫陈浩宇一块去操场玩的,可铃声一响,陈浩宇遍和张文丰冲到楼下玩雪去了,穆文心则只好约上季倩,一起去操场,漫步雪中……

此时的盟城弥漫着一片白蒙蒙的雾霭,会有湿湿的雾气从身边飘过,好似仙境一般,盟高操场也一样,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着,放眼望去,看不到边际,万物都笼罩在银色的雪中,模糊的线条,也因为有雪的点缀,显得格外明艳,远方只能依稀辨出南岭的轮廓,静谧的南岭横在那里,俯瞰着雪中美丽的盟城……

“哎呦!!谁啊?”一个雪团从天而降,砸在了穆文心的头上,文心很生气,转头望去……原来是陈浩宇,他和张文丰一人扔过来了一个雪球,只是张文丰失准,没有砸中季倩,陈浩宇砸完,大笑着跑开了,文心也不示弱,拾起雪球追着陈浩宇打,两个人的身影在操场的雪中蔓延开来。张文丰看着这一幕傻笑,却没料到,季倩在身后拿起一个巨大的雪球朝他走来,文丰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危险,转身看见季倩拿着那么大的雪球一下认了输,举起双手投降:“女侠饶命,女侠饶命……”“饶命?谁让你刚才拿球儿砸我的?”季倩不依不饶的说着,并且步步紧逼。“不是没砸着么?饶命啊!”张文丰一边求饶,一边往后退,笨重的身体很不灵活,他没有看到淹没在雪中的路肩带,脚下一绊仰面倒去……看到此景,季倩连忙伸手去拉张文丰,谁料惯性的缘故,两人一起倒在了雪中,更巧的是,季倩倒在了张文丰的怀里,文丰怕季倩摔着,所以抱得很紧,短暂的沉默后,文丰连忙松开手,季倩也迅速的站了起来,脸颊红红的,没有说话。张文丰拍拍身上的雪,故意搭讪的说:“咱们去…去找浩宇他们吧,赶快,文心绝不是浩宇的对手,咱们赶快去帮帮文心”说完,拉起季倩的手朝消失在白茫茫的雪雾中……

操场的另一角,夏诗娴和方美佳在散步,美佳调皮的在雪上印出自己各式各样的脚印,身后是一排远远的足迹,向迷蒙的雪中延伸,直至消失在视野中……夏诗娴盯着一个方向呆呆的看着,在她的眸中映射着两个模糊的影子。蓦地,她慌张的将眼神移开,随即是一阵静静的失落……

“美佳,今年的雪,好美啊……”夏诗娴看了一眼远处的南岭,淡淡的说着,伸开双手去接飘落的雪花……夏诗娴带了一顶白色的绒帽,两根漂亮的帽耳绳垂在双肩,一袭长发从帽中延伸出来,静静地躺在肩上,她带了双粉红色的毛绒手套,一副全副武装的样子,伸出手接了一片雪花用力的吹,脸颊也被寒风吹得微微泛着红。

“是哦,今年的雪来的很早啊,但是要是有人跟我们一块来赏雪就更好了,是吧诗娴?”方美佳接过话,却话锋一转,坏坏的逗趣夏诗娴。

夏诗娴听出方美佳话中有话,笑着抓起一把雪花追着方美佳,在铺满雪的校园小路上奔跑起来,路转角处,一不小心滑夏诗娴滑倒在地,坐在地上哈哈大笑,方美佳走过来陪她一起坐着,刚坐下,夏诗娴的笑声戛然而止,随即哭了起来,眼泪一滴滴的落在雪中,融化了那一片雪。方美佳见状,吓了一跳,连忙安慰着夏诗娴,夏诗娴一边抽噎一边说:“什么一块赏雪啊,人家也不在乎,你比我好多了,至少有个念想,而我连想的权利也没有了……”说到此就又泣不成声了,方美佳听出了夏诗娴的心思,语重心长的说:“诗娴,感情的事情本来就很难说清楚的,一旦喜欢了,就再也难以割舍了,但你应该知道,爱情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一厢情愿也会很受伤,你只有做好你自己,一切随缘啊”,听了美佳的话,夏诗娴的哭声渐渐平息,没有说话,但可以看的出,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怨恨与不服……方美佳懂事的挽起夏诗娴的胳膊,一并向教室方向走去。

文科楼下,董诚、郑涛、李新杰正在陪叶雅欣堆雪人,短短十几分钟,一个一米高的雪人已经初见轮廓,李新杰用树枝做好了胳膊以及五官,正在端详着,董诚冲上去,抢过李新杰的手套,套在雪人的树枝胳膊上,新杰无辜的站在那里,叶雅欣静静的笑着,李新杰看着叶雅欣的笑容,竟有种说不出的幸福,看的竟有些呆了……

这时,郑涛看见了从操场上回来的方美佳和夏诗娴,朝她们跑了过来,美佳依旧是那甜甜的笑,而夏诗娴的眼确实红红的。

“美…美佳,一块…一块堆雪人吧,我们都在玩呢,你也一起吧。”郑涛有些紧张,说话也有些结巴了。

“呵呵,好啊,什么雪人?呀!好漂亮!”方美佳笑笑,看到郑涛身后的雪人,竟惊得叫出了声。夏诗娴看出了郑涛的意思,也看出了美佳的性趣,就主动的说:“美佳,你玩吧,我先上去了,有点累”说这些话时,夏诗娴始终没敢抬头看郑涛,因为她刚哭过,她不想在异性面前,显示出她的脆弱,说完她就独自上了楼……

方美佳看到了雪人,来了兴趣,又看到董诚也在,就悄悄抓起一小把雪,蹑手蹑脚向董诚走去,没有理会身后的郑涛,显然郑涛的目光中少了一丝精神,但是,看到美佳调皮的样子,便也摇摇头随她而去。董诚背对方美佳,专心的修改着他们精心制作的雪人,李新杰和叶雅欣正对着悄悄走来的方美佳,美佳做出噤声的动作,脚步更轻,动作更慢了,叶雅欣笑而不语,李新杰本想报告军情却被叶雅欣推了一把,便也一声不吭,气氛沉默的有些异常,董诚意识到了危险,连忙转身,可此时已经为时已晚,美佳一把雪,准确的拍在了董诚的脸上……方美佳哈哈的笑着,李新杰叶雅欣也开心的笑着,董诚本想发怒,看清是方美佳,也傻傻的笑着,此时,只有身后的郑涛笑得那么牵强……

文科楼与理科楼间,时不时飞过雪球,大课间,文理大战,两栋楼间,互相扔着雪球,走廊里有老师走过,也会淡淡的笑着,此时的老师,似乎也被这青春的气息感染,或许也回忆起了他的青春岁月……

2

下午体育课,雪依旧飘着,没有停下的意思,上午踩出的足迹,已经被新雪覆盖了……

因为雪的缘故,体育课只有一项活动,就是玩雪,几个上体育课的班级,都在各自的区域玩,用浩宇的话说,这么好的雪,不玩就暴殄天物了。上课没多久,足球场里就竖起了大大小小几十个雪人,当然,也有陈浩宇和穆文心的那一个。

班主任心血来潮,贯彻了“与民同乐”的中心思想,特意来到操场,和文一班的其他同学打雪仗,这节课,文二班也是体育课,班主任韩于娟带着班长许宁以及一些二班的同学,一块来到文一班的“阵地”,想和一班一块打雪仗,邓东东看到迎面走来的韩于娟,停下步子,扔下手中的雪球……韩于娟是邓东东的大学同学,也是同一年来盟高当老师的,只不过,邓东东教的政治,韩于娟教的英语,同时他们也是文一文二共同的老师,作为兄弟班级,邓东东当然不会放过这次交流的机会,爽快的答应了,远远望去,两拨人群,在白茫茫的雪中来回奔跑,竟有种别样的美丽,也许这些景,只是这个年代的专属吧。

陈浩宇对此没有什么兴趣,依旧摆弄着自己的那个雪人,穆文心静静的在一旁帮忙,张文丰和季倩也没有去,两个人站在雪人的外围,用脚印共同踩出了一个巨大的心形图案,陈浩宇和穆文心蒙在鼓里全然不知,竟不知一个心将他们包围……踩完图案后,季倩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快乐的向张文丰伸出“V”型手势,张文丰则坏坏的笑着……

刘渤随着班主任一块在和二班打雪仗,但他总是心不在焉的在人群中寻找什么,不一会,便没了兴致,悻悻的一个人走出“战斗中”的队伍……此时,一个身影也跟随他走了出来,是夏诗娴,就这样俩个貌似犯同一种“病”的“病人”,在偌大的操场上散着步……

雪很厚,踩在上边没有声音,操场上除了欢笑声,就只剩下寂静……夏诗娴和刘渤静静的走了很久,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好像此时彼此的心情,彼此都很清楚,直到他们都认为该说些什么的时候……

“看到了他们在那边了吗?……”夏诗娴低着头,看着自己没入雪中的靴子,轻轻地说着

“看到了,怎么会看不到!”刘渤回答的十分迅速,说话的声音也大了好多。

“你不觉得,我们该做些什么了吗?为了幸福”夏诗娴抬起头,很认真的看着刘渤。“呵呵,幸福?我们还能为他做些什么呢?”刘渤也同样认真的回问。

“我们想得到各自的幸福,只有联合起来做一些事情,才有可能实现”夏诗娴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兴奋的神情。“那该怎么做?我听你的”刘渤显然有些急迫的追问着。夏诗娴若有所思,想了一会才悄悄说:“班主任最讨厌什么?或者说班主任最不想看到班里发生什么事情?”

刘渤想想,笑着说:“谈恋爱!!”

“对!是谈恋爱,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穆文心和陈浩宇的关系因为你我更加牢固了,如果你还深深喜欢穆文心的话,就把他们的事情告诉班主任,将他们拆散,只有将他们俩人拆散,你才会有机会,否则彻底没戏,虽然这样作有点不仁,但是……”夏诗娴说到此,话遍止了,她如释重负,脸上也漏出了一丝诡异的笑,让身旁的刘渤也看的不寒而栗。

不知什么时候起,风起了,席卷着雪花狠狠的拍在地上,墙上,以及人们的身上,操场的能见度也越来越低,刘渤和夏诗娴还在耳语着什么,只是他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一片雾霭之中……

3

下晚自习,方美佳的心情格外的好,可能是因为这漫天飘散的雪,夏诗娴挽着方美佳的胳膊,两人一并朝女生寝室走着,校园里没开路灯,但因为雪折射的缘故,城市的霓虹将整个天空都照的很亮。似乎夏诗娴的心情也不错,嘴里不停地哼着歌,方美佳推了一把夏诗娴笑着说:“哎呦,大美女,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啊,说出来让姐们听听”夏诗娴故作矜持,但也难掩内心的欢愉:“就不告诉你,哈哈”美佳听后不乐意了,追着夏诗娴要讨个说法,无奈之下夏诗娴将她和刘渤的计划告诉了方美佳,本以为美佳会为自己的计划而高兴,谁知美佳听后,陷入了久久地沉没……

“怎么了美佳?你应该为我高兴的,只有这样做,我才会有机会和陈浩宇在一起”说这些话时,夏诗娴的脸上现出幸福的神情。

“其实……其实,诗娴,我觉得,你这样做不好,喜欢一个人没有错,你对陈浩宇的心思,我也看得明白,但是感情是不能勉强的,大家也看到了,陈浩宇和穆文心之间关系很好的,你要这样做,对他们是不是太残忍了?还有,即使这样做,陈浩宇也未必会回来吧……”方美佳说完,静静的看着夏诗娴的眼睛。

“呵呵,开弓没有回头箭,我这么做也是被穆文心逼的,行不行只有试试了,如果你要劝我罢手,就不要再说什么了,我不想听”夏诗娴冷冷的说着,说完,两个人都沉默了……

女生寝室215,穆文心坐在床上绣一个不大的十字绣,季倩在拿着寝室座机煲电话粥,夏诗娴和方美佳走到宿舍门前,美佳就匆匆告别,她朝215宿舍张望,看到绣十字绣的穆文心,心中泛起了一丝怜悯和同情,说不出道不明的。

夏诗娴走进宿舍,瞄了一眼穆文心,没好气的说:“呦,文心的十字绣快绣成了嘛,不错不错,准备送谁啊,呵呵”。穆文心没有抬头,一边绣一边说:“没,瞎绣着玩……”夏诗娴来了精神,提提嗓门:“是啊,还是穆文心手巧,随便绣绣都是最好的……”穆文心手中的针顿了一下,又接着绣起来,没有理会夏诗娴的话,宿舍里,乱糟糟的,这一袭话,只在穆文心与夏诗娴之间,没有人注意……

女生寝室216,方美佳无精打采的回到宿舍,信息委员林雪凝看到她的样子,走了过来……林雪凝是216的寝室长,也是整个宿舍里年龄最大的,宿舍的人都亲切的叫她“林姐”,林雪凝有些快言快语,但是个热心肠,很关心宿舍的姐妹,此时她拿起一个苹果递给美佳,坐在她的身旁:“怎么了美佳?不舒服吗?看你这么没精神”,美佳接过苹果没有吃,发着呆,也不说话,林雪凝只是静静的坐着,她只是想陪陪这个宿舍里最小的小妹妹。

方美佳犹豫了一会,对林雪凝说:“林姐,如果你看到一对幸福的鸟儿,在枝头欢唱,可此时正有一个猎人用枪口对着他们,他们却不知危险在靠近,你会怎么做呢?”

林雪凝听罢,侧着头看着美佳微笑:“我们的小萝莉整天都在想些什么啊,呵呵,不过如果我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会去阻止猎人,阻止无果的话,就拍拍手,让鸟儿自己去对付吧!”

听完林雪凝的话,方美佳豁然开朗,那招牌般的笑又爬上了她的脸庞,她高兴地抱着林雪凝说:“谢谢林姐,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哈哈”

熄灯后,宿舍楼很安静,雪花依然不知疲倦的飘着,这夜,很静,很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exceedle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