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木道视频高清视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exceedled.com
     一木道视频高清视频 (第1/3页)
    

一年后。

胥源在家中上网,因为有同事刚从西藏回来,跟他说了很多关于西藏的风土人情,这使得他对神秘的西藏有了想进一步了解的冲动。他先通过观看《第三极》这个纪录片初步地领略了西藏的壮美,又在网站上浏览了羊卓雍错、玛旁雍错、纳木错这些鼎鼎大名的大湖。

瞧,羊卓雍错,即羊湖,藏语意为“天鹅池”,是西藏三大圣湖之一,是喜马拉雅山北麓最大的内陆湖。羊湖汊口较多,像珊瑚枝一样,因此它在藏语中又被称为“上面的珊瑚湖”。每年11月中旬开始封冻,冰厚可达0.5米。湖中盛产细鳞鱼、西藏裂尻鱼、高原裸鲤等,储量估计达2~3亿公斤,这里还是藏南最大的水鸟栖息地,每逢冬季群鸟南徙至此,在湖岸及湖心岛一带,天鹅、水鸽、黄鸭、鱼鹰以及斑头雁都非常地多。

而玛旁雍错的看点自古以来佛教信徒和苯教徒都把它看作是圣地“世界中心”,是中国湖水透明度最大的淡水湖,是西藏三大“神湖”之一。它也是亚洲四大河流的发源地。分别是南亚著名的恒河、印度河、萨特累季河和雅鲁藏布江的源头,所谓世界江河之母的美誉大概就是因此而来。

纳木错世界海拔最高的大湖,中国第二大咸水湖。又称腾格里海,腾格里湖。藏语“纳木”,是“天”的意思,“错”是湖,纳木错意即“天湖”。纳木错湖水湛蓝清澈,水深30余米,鱼类资源甚丰,每当风和日丽之际,湖平似镜,可见到成群的鱼类在水中嬉游,主要鱼类为细鳞鱼和无鳞鱼。夏季,湖岛和滨岸浅滩上,还有大量赤麻鸭、鱼鸥、鸬鹚等候鸟在此栖息和越夏。湖泊四周有丰美的水草,是藏北优良的牧场之一。

除了三大圣湖外,胥源还浏览了班公错、巴松措、当穹错、波密古湖、拉昂错、措那湖、当惹雍错等名湖。在浏览的过程中,一个小湖引起胥源的特别注意,她就是拉姆拉错——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地方。

看了关于拉姆拉错的资料后,胥源不觉地被那美好而神秘的传说所吸引,思绪也飞向了远方的高原。过后,他打开空间,在里面写《拉姆拉错》一首:

西藏有个神奇的湖

她叫拉姆拉错

相传有缘人能在湖心看到自己的往世今生

好想去看看

想看看我们的前世会有怎样的羁绊

来世的你是否还记得我们今生的约定

如果我不是那位有缘人

也就不再多问

不去多想

能静静的眺望那深邃的湖色

甚好

写完后,他站起了身来,这时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立刻看了看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

“喂,胥源吗?”

“诶。”

“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你哪个。”

“连我都听不出来了,我封雷啊!”

“哟,封雷啊,好久不见。”

“是大头给我你的电话的。”

“哦,你这些年都干嘛去了。”

“一言难尽啊,兄弟,找个时间出来聚聚。”

“行哦。”

“我今天还有个事问你。”

“你说。”

“你知不知道周巍的电话,想找下他。我现在刚从广州回来发展,很久没见你们这些人,以前都玩的那么好。”

“这个我真不知道,我跟他也没有联系。”

“这个嘛,对了,夏芳不是他表妹么,你问下她,她肯定知道。”

“呵呵,我跟夏芳也没有联系。”

“不是吧,怎么可能,你就跟他一点联系都没有?”

“嗯,只有中专的一个QQ群,她好像在里面。”

“哦,那就问下,拜托了,一定要帮我问到。”

“这……好哦。”

“那就这样说了,有机会我来找你和大头。”

“嗯。”

“拜拜!”

“再见。”

放下电话,胥源靠回在了椅子上,沉思了起来。

胥源后悔自己提了QQ群的事情,只能敷衍拖过此事,哪知道一个月后,大头带着封雷约他出来叙旧,席间封雷又提起这事,胥源既不答应也不拒绝,只说看情况,其实他自己也很矛盾,过后他一直在想到底要不要去打破宁静。

最后,他还是加了夏芳的QQ,并且在验证一栏里写的是:有个老朋友拖我向你问周巍的电话。第二天,胥源就收到了验证通过的消息,并且夏芳已经给他留了言。

初夏:看到了你的消息,可我和周巍也没有联系,昨天帮你问了下我妈,我妈又问了周巍的妈,但是我大姨不肯说,只说了周巍在广州。

燕归人:你大姨连周巍的电话也没说吗?

初夏:没有,我大姨不肯说,不知道为什么。

燕归人:好,那我就这么回答。

初夏:嗯。

燕归人:行,就这样,谢了,我下了。

初夏:对了,你也在省城工作吧?

燕归人:是啊。

初夏:哦,听说你那挺不错的。

燕归人:还行吧。你呢,在高校里当老师?

初夏:嗯。

燕归人:不错,女的当老师挺好。

初夏:对了,你也看霹雳布袋戏吧?

燕归人:看啊,不然怎么会取这个名字,还用燕归人当头像。你也看这个?不会吧,这么偏门的东西你也看?

初夏:你不都也看吗,我为什么不能看呢?

燕归人:呵呵,你看过哪几部?

初夏:以前看的比较多,从霹雳剑踪那几部开始看的。

燕归人:霹雳剑踪,可以啊,正是燕归人出来的那部,我也很喜欢这几部,太多经典人物了。

初夏:你最喜欢谁呀?

燕归人:燕归人咯,还有蝴蝶君和公孙月两夫妻,太有爱了,又好笑,你呢?

初夏:你说的这几个我也蛮喜欢,但我还是比较喜欢人邪、剑邪多一点。

燕归人:人邪、剑邪?哦,是不错,他们的对话确实很精彩。

初夏:嗯呢。

燕归人:我觉得看这个东西的,是不是会被别人嘲笑。

初夏:是啊,看这个的太小众了。其实我觉得我们真的挺像。

燕归人:什么像?

初夏:很多地方啊,你不觉得吗,比如兴趣爱好,还有性格。

燕归人:是有些,比如都很懒,其它的我就不太了解了。对了,有一个从你们学校出来的人说你非常外向,我心里想,我怎么从来没看出来。

初夏:谁啊?没有吧,我很外向吗,可能是跟熟人就比较放得开吧。

燕归人:我也不认得那个人,是听别人说的。

初夏:哦。

燕归人:呵呵。

初夏:对了,听说你搞园林设计和盆景栽培搞得很好。

燕归人:还行吧,现在人非常看重人与自然的和谐,前景还是非常好的。

初夏:嗯,其实前些时间我也摆弄过一段花花草草的。

燕归人:是吧,蛮好的。

初夏:对了,为什么我办公室的绿萝总是养不好啊,不是应该很好养的吗?

燕归人:水给多了吧,你干脆不要用土培,用水培吧,找一个漂亮的玻璃罐子,拔几个带根的插进去,就很好了,越养越漂亮,非常好养,基本不用管,不过你得注意一下整体造型,你反正是学美术的,自己设计一下咯。

初夏:哇,真的吗,好,我回去试试。

燕归人:嗯。

初夏:有没有什么诀窍呢?要事半功倍的,我学会了,以后也好跟别人显摆一下。

燕归人:这倒没有,不过就理论来说,园林艺术讲究“以小见大”、“壶中天地”,你看四大名园中的留园最是这类代表,虽然小,却把自然中的精华给浓缩到园子中。还有盆景也是,一颗苍天古树搬到盆里,就算不出门也能欣赏到百年古树的那种苍劲之感。这些都是园林艺术的力量,所以不要看你那绿萝平常,按照这个思路好好雕琢也一样非常有味道。

初夏:哇,好厉害啊,还能这样,你一个学平面设计的也能把园林设计学的这么好。

燕归人:没什么啊,其实万事万物到了原点都是相通的,原理都一样,何况我这还都属于艺术门类。

初夏:嗯,看来你真的非常适合设计这项工作。哦,不对,按你的说法就是只要把一样东西理解透彻了,其他的万事万物都能想明白。

燕归人:是啊,我就是想通了一件事,所以才懂得了很多。

初夏:嗯,人总是会突然开窍的,只是迟和早的事情。

燕归人:嗯。

初夏:好了,我下班了,要赶校车去了,下次再聊,88。

燕归人:好的,88。

这夜,胥源回到家中,他想起了初中那时的很多事情。吴建华、袁松、陈永辉、许斌、万央、黄浩、郑涛、张小果这些人一一在他脑中浮现,甚至是王平伟、周巍、占平平、唐晨他们,也是同样。

共同走过青春的亲爱朋友们啊!你们都变成了什么样子了?你们都在哪呢?我们还有机会见面吗?这时他才忽然想起跟许多人很久没有联系了,特别是吴建华,那个与他真挚通信四年的朋友。之后他心生感触,写随感诗一首。

遥想,

懵懂的葱葱时光,

笑容已醉,

沉默太累,

我细腻思量,

你那青涩模样,

不同的过往,

相同的心房,

你我初遇在青春绽放的地方。

寻寻觅觅,

今生渴望,

故友在何方?

一个肯定,

一次倾听,

足以徜徉。

志在千里,

常伴心上,

它日彼岸再相逢,

愿与君,

借点点星光,

再忆过往,

一争酒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exceedle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