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人区在线观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exceedled.com
     无人区在线观看 (第1/3页)
    

    撇开她神秘的色彩,传说之岛是一个度假天堂,热情洋溢的笑声处处可闻,悠闲生活脚步轻松,坐在岛上唯一旅馆一楼的餐厅,眺望湛蓝的大海,在海风吹拂中享受美味的早餐,这是多么美丽写意的一幅画。

    这是蓝君纱二度踏上传说之岛,毫无疑问,两次的目标都是藏在恋爱花园的传说之泉,差别在于,上一次是为了好友--言沁欢,这一次是为了她自己,不过她要先说明,她对传说中的爱情没有兴趣,她此刻身在这里纯属无奈。

    「-有没有打电话联络Trachelium。」阖上面前的笔记型计算机,言沁欢抬头看着一脸郁闷的蓝君纱。

    「我忘了。」第一次来这里,她因缘际会成了姚骆云画上的女主角,两人也变成了好朋友,经常借着E-mail问候对方。

    「没关系,」优雅的拿起咖啡喝了一口,言沁欢甜甜的补上一句,「-记得待会儿出发前往别墅之前先打电话通知他。」

    讨厌,为什么她总是这么从容不迫?蓝君纱沮丧的叹了声气,在外人眼中她是蓝家的千金,小欢是蓝家言管家的女儿,可事实上她从头到脚没有一个地方比得上小欢,她比较像玩烂泥巴长大的野丫头,不过,她对「大家闺秀」这么沉闷的角色实在也没什么兴趣。

    「我们突然跑去打扰人家不好吧!」

    「怎么会突然呢?我早就请亚德曼帮我们约了时间,我们只要登门拜访之前知会一声就可以了。」言沁欢未来的老公亚德曼跟姚家有亲戚关系。

    「-……倒是挺会算计的嘛!」她说自己聪明,可是思虑没人家周密,处事也没有人家干练,怪不得言伯非要等她找到对象,才同意小欢披上白纱远嫁法国,相信少了小欢这个特别助理,她这个总经理肯定所有事都搞得一团混乱。

    「这是礼貌。」

    清了清喉咙,她笑得好谄媚,「小欢,传说之泉再怎么神奇,如果我无心追求爱情,喝了也没意义,-说是不是?」

    「当爱情来临,-没办法抗拒。」曾经,因为父亲加诸于她的责任,她逃避爱情,可是沦陷的女人心是无力对抗爱情的。

    「我说不要的时候,没有人可以左右得了我。」开玩笑,她蓝君纱可不是任人捏塑的泥娃娃,这辈子她都不会成为男人的附属品。

    微微一笑,言沁欢没有提出反驳。

    「-不要笑,有意见就说出来咩!」

    「我没有意见,我只是想建议-打消念头。」

    「我……什么念头?」

    「既然千里迢迢来到传说之岛,我们一定要去别墅,而且今天就去,不单是为了帮-寻找传说中的爱情,还要拜访朋友。」

    「人家忙得很,哪有时间招待我们?」

    「我们的目的是恋爱花园,不会打扰他们多少时间。」

    做了一个鬼脸,蓝君纱忍不住嘀咕了起来,「真是的,以前还不是-自己说那是无稽之谈,现在怎么变得这么认真?」

    「我们来这里的路上,-已经唠叨过了,-不累吗?」

    如果她的抗议有效,她就是说上一万遍也不嫌累,不过,这个女人看样子是铁了心,任她说破嘴皮子也起不了作用,那就……双手合十,蓝君纱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小欢,我答应-,回台北以后天天去相亲,我一定很快就会找到对象。」

    「以-的条件,我不会担心-找不到对象,我比较希望的是---可以找到爱情找到幸福,遇到-生命中的真命天子。」

    「真命天子?」她没好气的白眼一翻,「省省吧,我还是作白日梦比较快。」

    抿着唇,言沁欢默默不发一语,似乎有什么事令她深感困扰。

    「喂,-干么又不说话了?」

    「我想不懂,-为什么一直抗拒爱情?」虽然纱纱是蓝家唯一的继承人,可是她所得到的宠爱远远多于她所承受的压力,她大可尽情的追求爱情,何况,她拥有一对恩爱的父母,她对爱情更应当满怀憧憬。

    「我……我哪有抗拒爱情?我只是讨厌男人。」蓝君纱越说越小声,眉宇之间有一股淡淡的落寞。

    冷不防的抖了一下,言沁欢不自在的说:「我从来不知道-对女人有兴趣。」

    怔了怔,她一脸呆滞的问:「-说什么?」

    轻咳了一声,言沁欢别扭的压低嗓门,「-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有断袖之癖?」

    「我有断袖之癖?」她激动的跳了起来,这还得了,这可是很严重的指控,她的性向不容许人家扭曲。

    「-小声一点。」言沁欢连忙将她压回椅子上,转头向周遭的客人点头致歉。

    「-怎么可以说我是同性恋?」蓝君纱气呼呼的瞪大眼睛。

    「-说讨厌男人,那不就是喜欢女人吗?」这个逻辑应该没有错吧!

    张着嘴半晌,她懊恼的抓着头,「-在想什么,我的意思是说,男人都是一群不负责任的坏蛋,我才不要为男人活受罪!」

    「-说清楚嘛,害我以为……」言沁欢不好意思的掩嘴一笑。

    「-的反应未免太快了吧!」

    「异性相吸,没有一个女孩子会无缘无故讨厌男人,除非在感情上遭到男人伤害过,我确定-没有这种经历。」

    「我用不着受到伤害,我也可以看清楚男人的真面目。」

    「也许-在周遭看到很多负心汉,但也用不着以偏概全。」

    举起双手,蓝君纱不得不宣告投降,「说到男人,-脑子里面想的全是亚德曼,我跟-争论男人根本毫无意义嘛!」

    「就是因为亚德曼,-更应该相信有好男人啊!」

    「是是是,我错了。」不过,任谁都听得出来她并不认同。

    「时候不早了,我们应该出发了,对了,别忘了打电话。」

    蓝君纱百般不愿的点点头,看这情形她是逃不掉了,不过,她也用不着太灰心,什么传说之泉,百分之两百是岛上的居民为了吸引观光客所搞出来的噱头……对,就是这个样子,她没什么好担心的。

    虽然现在是早上十点,姚家的主人还是摆出丰盛的茶点款待两位贵客。

    「赛姬好象特别喜欢。」姚骆馨伤脑筋的看着她最宝贝的宠物--一只优雅高贵的波斯猫,-正撒娇的赖在蓝君纱怀里。

    「我从小就很有动物缘。」温柔的抚着赛姬的背,她宁可要宠物也不要男人。

    「我也很有动物缘,可是赛姬还是不喜欢我。」姚骆艳娇嗔的白了一眼那只老是不给她面子的波斯猫。

    「赛姬就是这么任性,-的喜恶完全凭感觉。」姚骆巍就是喜欢-这一点,率直可爱的令人生气,却又莫可奈何,人怎么可以跟一只宠物计较,这太可笑了!

    「Agapanthus,-应该好好管教-,这太不礼貌了。」姚骆艳觉得好委屈,她算起来也是-的主人,而且她可是炙手可热的名模,没有一个人不喜欢她。

    喵!赛姬好象抗议似的发出声响。

    性感的朱唇一噘,她挑衅的瞪着-,「-有意见吗?」

    「Gerbera,-别欺负小动物。」姚骆巍实在受不了她幼稚的行为。

    「赛姬不过是一只波斯猫,-又不懂得人情世故。」姚骆馨纵容的说。

    「我也不懂得人情世故。」姚骆云跟和风一样轻柔的声音彷佛从远处飘来。

    「你们很偏心,每次都护着。」拜托,她才是这个家的活力泉源。

    「因为-是宠物,大伙儿都应该宠-嘛!」蓝君纱笑嘻嘻的做出结论。

    喵!赛姬好骄傲的看着姚骆艳,像是在告诉她--「-听见了没,爱计较的女人!」

    撇了撇嘴,姚骆艳识相的闭上嘴巴,她何必为了一只波斯猫和大家不愉快?

    抬起腕表看了一眼,姚骆馨提醒道:「纱纱,时间差不多了,下午两点有几个观光客预约参观恋爱花园,我们还是现在过去。」

    「这……」从左到右,蓝君纱看了一眼传说之岛的四个主人,笑容光彩动人,口气却无比严肃,「可以先请教你们一个问题吗?你们自己相信有传说之泉吗?」

    一片沉静,大伙儿好象被她的问题给考倒了。

    「你们不可以拒绝回答,我想听到真心话。」她没有得到答案不会善罢甘休。

    姚骆馨银铃般的笑声第一个响起,「从来没有人问过我们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姚骆巍懒洋洋的送上他的答案,今天的阳光好刺眼,害他昏昏欲睡。

    「如果说相信的话,我们从来没有看过,如果说不相信的话,我们有欺骗观光客的嫌疑。」姚骆艳更进一步补充说明。

    「我想相信比较好吧!」姚骆云说得有些犹豫。

    他们一个人一句,她听得胡里胡涂,「那结论是什么?有,还是没有?」

    你看我,我看你,四个人很有默契的一致对外,「当然有。」

    「纱纱,-现在应该没有意见了吧!」言沁欢终于出声道。

    「我……去就去嘛!」蓝君纱一副慷慨就义的抱着赛姬站起身。

    十几分钟后,三个人穿过一道漂亮拱门,来到恋爱花园的入口。

    「我们在这里等-,-进去吧!」言沁欢轻轻推了蓝君纱一下--她看起来还是那副准备落跑的模样。

    「我一个人进去?」

    「如果我跟-进去,亚德曼知道了恐怕会不高兴。」虽然她只是作陪,真正的主角是纱纱,他还是会说,有了他,她还用得着寻找传说中的爱情吗?

    转向姚骆馨,蓝君纱一脸讨好的笑着,「Agapanthus,-可以陪我……」

    喵!赛姬自告奋勇的看着她。

    「赛姬说-很乐意陪-进去,-应该不会拒绝吧?」姚骆馨伸手摸了摸-,含笑的目光彷佛在传递某种讯息。

    无来由的不安跃上心头,那股强烈的感觉令蓝君纱不寒而栗,「这……我怕把赛姬搞丢。」

    「-放心,赛姬对恋爱花园可比任何人都来得熟悉。」

    「是,是吗?」乌云笼罩,她有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

    喵!赛姬非常确定的看着蓝君纱,像是在告诉她,-会带给她好运。

    「纱纱,时间有限,-赶快进去吧!」言沁欢再一次催促。

    「好啦,我只待半个小时,找不到我就走人哦!」

    「如果传说之泉与-无缘,-就是把恋爱花园都踏遍了也没有意义。」姚骆馨但愿每个人都得到传说中的爱情,可惜这不是她作得了主的。

    是啊,她都忘了,即使传说之泉真的存在,也只为有缘人现身,她是不是有缘人,这还是个未知数,她在紧张什么?

    轻轻拍了一下赛姬,蓝君纱打起精神道:「我们出发了。」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走进这片由大自然孕育的花园,而且有过之前的经验,她二度选择从左边的路径深入花园,这么一来就可以确保「安全」,上一次她没在这里发现什么传说之泉,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

    可是,也许是不安的心在作祟,她总觉得四周的景物不停的在转变,跟她上次看到的好象不一样。

    突然,一阵强风扬起,她原本系在脖子的丝巾松了开来,赛姬像是吃了兴奋剂似的,淘气的张开嘴巴咬住丝巾,转眼跳下她的怀抱,窜到前方的树下。

    怔了怔,她瞪着看起来心怀不轨的赛姬,「-在干什么?」

    转过身,-敏捷的往前跑,似乎很清楚自己的目标。

    不管-在搞什么鬼,蓝君纱还是赶紧追上去,一路上,她心急的提醒-,「赛姬,那是我最喜欢的丝巾,-不可以把它弄脏哦!」

    置之不理,赛姬继续快速前进,等到蓝君纱气喘如牛的追上来,-已经优雅的坐在一颗大石头上等候她。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她又气又恼的双手-腰,「-很会欺负人哦!」-

    眨着眼睛,那模样看起来好无辜。

    「我可是淑女,哪有办法像-跑得这么快?」不过,她实在应该先照照镜子,自己现在的样子比较像「恰查母」。

    喵!赛姬忍不住提出抗议,-忘了嘴里还衔着丝巾,一张口,丝巾立刻随风往草丛的方向飘动。

    「我的丝巾……」蓝君纱心急的朝着丝巾的方向扑了过去,噗通一声,她整个人栽进一座泉水……

    虽然已经洗了一个热水澡,蓝君纱还是不停的打颤,她不知道这是因为寒冷的关系,还是因为那股盘绕心头的惧意,那泉水的味道实在是太诡异了,冰冰凉凉沁人心肺,可是却又咸咸的好恶心,不过,真正令她毛骨悚然的是喝到泉水那一-那的感觉,好象有一股很奇怪的力量抓住她……

    够了,她再继续胡思乱想一定会发疯,那泉水跟传说之泉一点关系也没有。

    「来,喝杯热茶暖暖身子。」姚骆馨体贴的送上茶水。

    「谢谢!」她颤抖的喝了一口,可是丝毫无法驱逐她体内的寒意。

    「-怎么会掉进泉水里面?」

    目光转而向下,她又气又无奈的瞪着坐在姚骆馨脚边的赛姬,-像在对她挑衅似的眨着眼睛。

    「赛姬做了什么事?」

    她娓娓道来事情的经过,没想到优雅高贵的赛姬也有淘气的一面。

    微蹙着眉,姚骆馨困惑的道:「赛姬从来不会这么调皮。」

    「这是真的。」她可以举手发誓。

    喵!赛姬不介意承认自己的罪行。

    轻柔的摸了摸-的头,姚骆馨像是别有用心的说:「赛姬是一只很有灵性的猫。」

    「Agapanthus,-究竟想说什么?」

    「我也说不上来,我只是觉得赛姬的举动很奇怪,不像是在跟-玩游戏,而是想传递某种讯息。」她清灵的目光蒙上一层迷惑的色彩。

    冷不防打了一个寒颤,蓝君纱怀疑她故意吓唬自己,「-会不会想太多了?我觉得-应该是一时玩兴大发吧!」

    彷佛陷入沉思,姚骆馨静静的不发一语。

    咽了口口水,她小心翼翼的问:「Agapanthus,-在想什么?」

    「不知道-喝到的泉水是什么味道?」

    「味道……什么味道?我不知道,我完全没有印象,大概跟一般的白开水没什么两样。」这个答案应该够安全吧!

    「是吗?」姚骆馨若有所思的一笑。

    「有什么问题吗?」她真正想问的是传说之泉的味道。

    顿了一下,姚骆馨摇了摇头,「没有,我只是突然有点困惑,我还以为-很想得到传说中的爱情,可是看起来好象不是这么一回事。」

    「我……对不起,我还是老实告诉-,我根本不想要什么爱情,我会来这里全是为了小欢。」

    「为什么?这世上如果还有什么事比神话美丽,那就是爱情了。」

    失去平日的嘻嘻哈哈,蓝君纱幽幽一叹,语气充满了感伤,「爱情就像多刺的玫瑰花,虽然美丽却会伤人,我宁可站在一旁欣赏。」

    「不,明知多刺却教人情不自禁的想伸手采撷,这正是玫瑰花的魅力,一如爱情所具有的魔力,那是无法抗拒的。」

    「这一点我恐怕没有机会体会。」

    唇角微微上扬,姚骆馨的目光彷佛看透了她的灵魂,「-的爱情一定会来临,千万别抗拒,-将会发现爱情有多么令人心醉。」

    「我……我会记住-说的话。」事实胜于雄辩,她会证明自己跟爱情绝缘,这时,她突然有一股很强烈的好奇心,「-自己喝过恋爱花园的泉水吗?」

    「当然,我偶尔会取那儿的泉水泡茶喝。」

    「泡茶?」

    「基本上,恋爱花园的泉水甘甜可口,是泡茶的好水。」

    甘甜可口……蓝君纱张开嘴巴,像是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收了回去,她再继续追问下去,会显得她很心虚。算了,管那恶心巴拉的泉水是什么玩意儿,她一点都不在意。

    东看看西瞧瞧,她试着转移注意力,「奇怪了,怎么没看到小欢?」

    「Gerbera载她回旅馆办理退房,我想-们还是住在这里比较方便。明天,我们可以搭Gentiana的游艇出海兜风。」

    「这怎么好意思?」

    「小欢是我们未来的表嫂,-是我们的朋友,何必那么见外呢?」

    「那就麻烦你们了。」

    「这里什么事都有专人照顾,对我们算不上麻烦,倒是-们,别太拘束了,就当这里是自己的家,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显然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姚骆馨连忙又道:「别再跟我说谢谢了,我会不好意思。」

    「是,不说谢谢,我想出去外面晒晒太阳,可以吗?」

    「当然可以,不过,还是请-先用午餐,否则饭菜冷了就不好吃。」

    蓝君纱傻笑的抓了抓头,「-不说,我还不知道自己肚子饿了呢!」

    「我也肚子饿了,请跟我来。」

    翻来覆去,蓝君纱怎么也睡不着,虽然说不管,可是又忍不住胡思乱想,她喝到的水是传说之泉吗?传说之泉真的存在吗?

    传说之泉、传说之泉、传说之泉……天啊!她脑袋瓜除了这四个字,难道不能想点别的吗?为什么她非要把自己困在这里?其实,是真是假又如何,她都不会把自己的幸福冀望在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上,她会结婚,可是,别期望她会成为爱情的俘虏,她对爱情的幻想早在发现父亲有外遇的那一刻就破灭了。

    记得那一年她大一,她是为了暑期打工的事去公司找父亲,原本,她是想给父亲一个Surprise,想不到的是,被吓到的人会是她,老套的外遇故事--老板和秘书……这是天大的讽刺,她一直以为父亲深爱着母亲,虽然他在家中的时间少得可怜,可是在大伙儿面前,他对妻子的深情呵护绝对是有目共睹。

    这个世界何其残酷,藏在面具下的真相总是丑陋无比,为什么?她不懂人们为什么可以表里不一,这不是很辛苦吗?直率有什么不好?虽然会令人不舒服,却是真诚无欺,这是多么可贵啊!

    她不明白,为什么她可以隐忍下来不揭穿这件丑陋的事情,她是想保护母亲,还是怕失去父亲?不说出真相,对母亲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谎言虽然可恶,却使人们活得无忧无虑,这是人世间最大的悲哀。

    「-在想什么?」言沁欢突然坐起身道。

    转身坐起,蓝君纱抱歉的看着好友,「我吵到-了吗?」

    「没有,我也睡不着。」

    「-在想亚德曼是不是?」说真格的,她有点羡慕小欢,亚德曼这个男人真是不赖,虽然人在法国,还是不时送花送礼物表达情意,生怕他未来的老婆因为工作太忙没有正常吃饭,他就请饭店送午餐和晚餐,当然,连她也跟着受惠,如果她遇到这样好的对象,她恐怕也会跟小欢一样沦陷,不过有时候她不免会想,他们的爱情真的可以持续一辈子吗?

    「不是,我在想-怎么会让自己掉进泉水里面?」

    「我怎么知道?」

    「-想,-喝到的泉水有没有可能是传说之泉?」

    咳!蓝君纱不自在的干咳了几声,「别开玩笑了,我根本不相信传说之泉。」

    眉一挑,言沁欢似笑非笑的道:「如果不相信,-就用不着这么紧张。」

    「我、我哪有紧张?」

    「我不会连这点都看不出来,我们好歹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长声一叹,她一副很伤脑筋的摇了摇头,「就算喝到传说之泉又怎么样?这又不是坏事,我也没必要紧张啊!」

    「这倒是。」

    顿了顿,她语带恳求的说:「小欢,我们明天就回台湾好吗?恋爱花园我已经进去过了,我来这里的目的算是达到了。」

    「我们昨天到,明天就要回去,这会不会太匆忙了?」

    「-放心得下工作吗?」这个女人可是工作狂。

    「我迟早要放下。」其实,自从有了亚德曼,她对工作就没以前那么热情了。

    「在-和亚德曼的婚期还没有确定之前,-都是『蓝氏集团』总经理的特别助理,-是没办法真正放心得下。」说得坦白一点,小欢放心不下的是「蓝君纱」,她也承认自己确实过于散漫率性、冲动浮躁,不太适合承担重责大任,不过,这些话还是别说得好,否则小欢会很困扰。

    「-应该说,在-没找到好对象之前,我是没办法放心得下。」

    白眼一翻,蓝君纱没好气的道:「我都说了,我回到台北就开始相亲,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对象。」

    「我想还用不到相亲,-只要愿意出席社交场合就够了。」

    「好好好,我答应-会去参加那些虚与委蛇的社交宴会,这样可以吗?」

    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言沁欢不赞成她的态度,「我真替-担心,-这个样子如何找得到好对象?」

    「-就张大眼睛看啊!」

    「-要答应我,-不会随随便便乱来。」

    「-放心,我不会让自己吃亏。」

    闻言,她更是不安,「听-的口气,-好象在谈买卖。」

    「人生的每一件事不都是在做买卖吗?有的赚钱,有的亏钱,如果想赚得多亏得少,那就得看个人的本事喽!」

    抿着嘴,言沁欢不得不承认她的话也有几分道理。

    「安啦,我很清楚自己要什么。」蓝君纱安慰的拍了拍好友的肩膀。

    「希望如此。」

    「我真的一点度假的心情也没有,我们继续留在这里实在没意义,回去吧!」她再不逃离这个地方,她一定会被传说之泉这四个字搞得精神崩溃。

    「这……好吧!」如果纱纱跟传说之泉真的有缘,今天喝到的泉水就是传说之泉,若是无缘,那也强求不来。

WWW.xIAOshuotxt.Net_T_xt,小说天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exceedle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