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总裁的新妻下载久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exceedled.com
     总裁的新妻下载久久 (第1/3页)
    

  张至源叫她到外面说话,一起去了大楼右侧的楼道的手术候诊区,只要没手术,这里寂静而安全,极少有人过来。

  两人坐在同一排候诊椅上,张至源故意与她间隔了一个位置的距离,心情莫名地紧张起来,既有期待,又怕失望。陈依茉仍旧用英语与他沟通,那样子,仿佛在标榜她是个外国人。她来找他不为叙旧,只因对父亲的手术排期不满,因为她要赶在23日之前回美国过圣诞节,假如按现在的手术时间去进行,她会非常为难。

  见她这么急着要走,张至源的心情沉甸甸的。她亲自登门拜访,不过是希望他能帮助她走得更快更彻底。

  见他半天不回话,陈依茉心虚了,觉得不该强人所难,转而客气地说:“如果这件事对你来说有难度,那就算了,你不必放在心上。”

  张至源看了她一眼,沉默不语,让陈依茉感觉怪怪的,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紧张地用手摸自己的脸蛋,十分不解。过了一会儿,张至源才说:“你的要求,我可以去找手术医生沟通一下,你希望你的父亲什么时候手术呢?”

  “明天可以吗?”她笑逐颜开,“总之,越快越好,至少要看他安全出院了我才放心走呀,你说是不是?”

  张至源点点头,“我会尽力的。”

  “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至源!”她笑得很烂漫。

  张至源喜欢看她笑,她快乐,他也会快乐,不管她的要求对自己而言,是利是弊。因为她已成为他生命里美丽的蒲公英,给他带来童真般的快乐和忧愁,终究是要飞走的,既然不再是生活中的人,笑着离开总比不欢而散好。

  这时,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打扰了他们的交谈。肖念雅突然出现,见他身边有客人,礼貌地对陈依茉点头致意,然后急切地说:“至源,你怎么还在这里,副院长到处找你,正在办公室里等你呢。”看她那神情,谁都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张至源立刻起身离开,急得都忘了道别,这让陈依茉大有被抛弃之感。她默默地望着他的背影在转角处一闪不见,突然一阵心悸,难受得双手紧扣,顶住自己因为悲伤而涨疼的脑门,她不想就这样回去面对父母,以免被发现心事。

  在空无一人的候诊区独自坐了许久,想了很多事,她的心情不太好。眼看夕阳西下,橘红色的阳光从窗户映进来,看似时间已不早了才转回父亲的病房。

  病房区飘着饭菜的香气,送餐车堵在门外的过道中央,她的母亲正在伺候父亲吃晚餐,一见面,母亲就埋怨道:“你去哪里了,电话打了无数遍也听不见,你爸只能吃医院的饭菜了。”

  陈依茉觉得晕乎乎的,好像没睡醒似的,掏出手机一看,原来她在和张至源谈话时,把手机设置成飞行模式了,最遗憾的是,她还忘了问张至源要联系号码,自己的联系方式也没来得及告诉他。

  这一堆乱事让她心烦,颓唐地坐在父亲病床旁的凳子上,心里反复研究张至源每说的一句话和他说话时的表情,越想越无望。

  母亲突然又说:“刚才你的同学过来了一趟。”

  “同学?”她还没反应过来。

  “就那个张大夫。”

  “他说什么了?”陈依茉的眼睛顿时灼亮。

  母亲不咸不淡地说:“就问了几句你爸的情况就走了。”

  陈依茉转瞬枯萎,咸菜叶似的“挂”在椅子上,无意看到自己手上的钻戒,她觉得自己不该忧伤,生活里并不缺什么,只要忘了凯特·德尼罗,罗蒙依旧是她理想中的完美男人,况且她已经答应了他的求婚,曾经心甘情愿地做他的妻子。

  母亲让陈依茉下楼给她买便当,正当她操起钱包出门时,父亲的主治医生走进来,告诉他手术安排在明天下午,并叮嘱相关的术前注意事项。张至源果真没骗她,还真的替她实现了愿望。陈依茉欣喜若狂,这时候,多想立刻找到他,不单是说感谢,还想向他说对不起,是当年的无知和自大,破坏了这段原本可以地久天长的情谊。

  感慨之余,陈依茉对母亲说:“您自己叫外卖行吗?我有点急事要办。”没等母亲的回应就跑掉了,直奔张至源的办公室,心里默默祈祷,但愿他还在,但愿内心的思念,能促使他们在此刻有缘再见。

  可惜,他的集体办公室的门是紧闭着的,这个时间,医生们都下班吃饭了。她不想放弃,转到护士站去询问他的联系方式。护士从一本密密麻麻的通信录里找出一个电话号码,她当场就拨过去,可惜却传来“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无法接通”的电子语音,她挂断,疑惑地看着自己的手机,又拨过去一遍,响起相同的提示音,她问护士:“会不会号码错了,怎么会无法接通?”

  护士无辜地说:“上面就只登记了这个手机号码呀,要不你打他的办公室座机吧。”

  面对现实层层阻隔,陈依茉灰心了,悻悻地自己乘电梯离开。走出住院大楼,她看到有两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正攀谈着迎面走来,真凑巧,是张至源和那位打扮精致的女医生。陈依茉不禁害臊,不想去打搅他,故意折入另一条小道,快步离开,可张至源却叫住她,小跑过来,陈依茉只好假装邂逅,惊讶地说:“嗨,真巧啊,你怎么还没下班?”

  “刚参加一个紧急小会议出来,”他笑着说,“而且今晚要值夜班,晚上就不回去了。”那位女医生也跟着走过来,与张至源并肩,仿佛在告诫陈依茉,她和他是自己人。这时候,张至源也不遮掩,热情地给她们俩做介绍:“这位是我的同事,肖念雅。这位是我过去的同学,陈依茉,专程从美国飞回来照顾生病的父亲。她的父亲就在我们医院做手术。”

  “你好,很高兴见到你。”肖念雅大大方方地与她握手,主动得仿佛是女主人。

  陈依茉表面很和气,心里却特别难受,想到之前在医院的专家宣传栏里了解到,这家医院的业务院长也姓肖,按林百图说的去推断,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他的女友。

  3.离去的打算

  那天晚上,陈依茉独自在快餐店吃饭,逛夜市,深夜12点给罗蒙打电话。自从回国后,她第一次如此思念他,需要他的声音抚慰自己,用他的存在来证明自己也能够很幸福。罗蒙发觉她有些反常,问她今天是不是遇到了麻烦。陈依茉说:“没有,只是不知什么原因,我特别地想念你。”

  “岳父的身体状况如何,岳母和你一切都好吗?”

  罗蒙的关心让她觉得这个男人好贴心、好善良,她说:“他们一切都好,我也是,明天下午爸爸就进行手术,我想我们能一起过圣诞。”

  “这真是太好了,上帝会保佑他的。”他又问,“机票订了吗?”

  “还没有。”

  “你愿意几时回来,我给你订票。”

  “罗蒙,你确定,你真的很需要我吗?”陈依茉疑惑重重。

  “这不是需要,这是爱,亲爱的,”罗蒙说,“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不是谁离开了谁就无法活下去,只是,有你在,我的人生会更完整,更精彩。”

  “你确定?”

  “我像是在说谎吗?”

  陈依茉又一次被打动了,能说出奥妙哲理的男人,崇高而性感,这是她喜欢他的唯一原因。记得初次见面,罗蒙在圣诞舞会中请她跳舞,她说自己跳得不好,婉言拒绝了。可他却说:“跳得好不好,关键在于男舞伴。来吧,我带你跳一曲这辈子最美的华尔兹。”

  罗蒙的大道理,有些花言巧语的感觉,但说得诚诚恳恳,她不得不信服。曾经她问他究竟爱她什么。他说:“假如我能说得清原因,那么就证明我的爱是有水分的。”她问他会爱她一辈子吗?他说:“我们的子孙要求我,要爱你直到我生命的最后。”等等这些,都让陈依茉欣慰不已,她说:“我想,今年的圣诞节,我们是可以团圆的,给我订22日的机票,我们一起装点圣诞树。”

  “确定22日?”

  陈依茉思考了片刻,果断地说:“没错。”

  挂断电话后,陈依茉有种万念俱灰的懒意,自甘堕落地在命运的轨道中随波逐流。曾经纠结的东西,都不愿去想,放不下的,现实逼自己放下,暗暗希望的,全无指望,何必去思考和反抗,庸人自扰。

  她抬起左手端详无名指上的钻戒,指环把手指掐出了一道深深的白色肉痕,她想把它取下来,好让手指舒服些,可指环却卡在指节上,怎么也取不下来。

  陈依茉又一次溃败于无法抗拒的现实,失望了。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exceedle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