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伊在人线香蕉观看 视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exceedled.com
     伊在人线香蕉观看 视频 (第1/3页)
    

    曹若琳上班了。

    解康宇很高兴又看到得力的助手回到岗位上,老实说,她再不回来,他就要打电话去喊救命了。

    “曹秘书,你来上班啦?看起来气色好好,想必这一个月岩威表现得不错喔!”同在办公室中的解御翔,一看到若琳,就习惯性的逗一逗她。

    整整休了一个月假期的她,很满足也很感激的对解康宇点头。

    他们一家在南台湾玩了三个多礼拜,上来台北头一件事,就是先让念念入岩家祖籍,然后他们母子俩当天便搬进岩家了。

    真不知道岩威是怎么办到的,半天就将累人的搬家搞定,若是凭他们母子俩,可能得花上两三个月,而现在念念每天都只想待在家里,连课都不想去上了。

    只是她归队的头一天,就遇到偶尔才来串门子的副总裁解御翔,真不知该说好运或是走狗屎运。

    解御翔是个明眼人,她脸上些微的变化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眼前的她,没了之前那股死气沉沉的感觉,倒是眼尾多了点恋爱女子的娇媚,想也知道她的家务事已经好转。

    那么……那件事……到底还要不要做?解御翔饶富兴味的视线定在她脸上。

    见他沉默下来,曹若琳赶紧将公事交代一下:“总裁、副总裁,日本厂商要求半小时以后开紧急会议。”

    解御翔一听,马上说:“是这样吗?那我先去晃晃,康宇,开会就交给你了,我晚点再来。”说完,挥挥手转身去搭电梯。

    她看着解御翔步入电梯,在关门前还跟她眨了下眼,英俊的脸上则是布满高深莫测的微笑。

    〓♀.xiting.♂〓〓♀.xiting.♂〓〓♀.xiting.♂〓

    “我得到日本去处理一些事。”

    “我要到日本出差一个礼拜。”

    岩威与曹若琳两人在饭桌上同时说,语毕两人又同时问道——

    “你也要去日本?”

    “你也要去日本?”

    对桌的苏婆婆嘴里的汤差点喷出来,她笑问:“你们是双胞胎鹦鹉啊?”

    岩威给了她一脸得意的笑,“外婆,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

    “哎哟!文绉绉的咧……真是一对恩爱夫妻呢!”苏婆婆打趣的说。

    曹若琳羞赧的瞪岩威一眼,“外婆,那只是碰巧而已,你不要理他啦!”

    岩威轻笑后问:“我明晚要上飞机,你呢?为什么公司要你出差?”

    老实说,岩威并不喜欢她现在去日本,那里还有潜伏的危险——她同父异母的妹妹筒井丽子。

    “我要到日本去帮忙宣传舞蹈学校。”

    曹若琳眼角瞥见念念将青椒挑出来搁在一旁,她又夹一筷子放到念念碗里,惹来他抗议的眼神,小脸顿时又皱成小肉包。

    “我不要吃菜菜。”念念任性又快速地将青椒挑到桌上。

    “念念,不能偏食,偏食的小孩会长不高而且不是乖宝宝喔!”

    教育小朋友最忌讳父母不同心,所以岩威适时的与若琳一起劝着念念不行偏食,但焦点仍在若琳身上。

    “既然要宣传,解家兄弟其中一个去就够了,你也去,不会太多余吗?”

    发现自己变成弱势团体的念念,赶忙转而寻求同盟国,“祖奶奶……”

    “快吃!”苏婆婆直接将青椒塞进念念嘴中。

    几十年前,她也曾经拿这招来对付念念的老爸,不管是当外婆还是当祖奶奶,她最讨厌也不容许小孩子偏食。

    岩威与曹若琳好笑的看念念认命地硬吞下口中的青椒。

    “公司是派副总裁去负责宣传,只是总裁怕他一个人忙不来,所以才要求我一起去帮忙,因为我对日本比较熟。”

    岩威可不觉得事情有那么简单,康御集团在日本也有分公司,还愁找不到人手可以帮忙?

    还有……事情只要牵扯上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捣蛋分子解御翔,事情就不可能会单纯,这里头一定有问题。

    “哪时出发?”岩威皱着眉头问。

    “后天。”

    曹若琳觉得他的表情很凝重,夹一筷子青椒快速的塞进念念的口中,“你怎么了?”

    “没事,看你搭几点的飞机,我到机场等你。”

    “子公司那边会有人来接机,你不用特别……”

    “几点!?”他绷着脸坚持,神情掺杂着微薄的忧心。

    曹若琳翻翻白眼。“岩威,我真的不需要,你已经够忙了,就不要……”

    “我就是要去接你,几点?”

    “你……”他怎么都说不听?就是怕他会太累,才不想让他跑这么远来接她……

    苏婆婆见他们小俩口开始杠起来,赶忙居中协调,“哎……阿威啊!人家琳子是体谅你工作辛苦,你干嘛那么坚持?”

    “工作的事我会处理,接机我是一定会到,几点?”

    “岩威,你到底……”曹若琳脸色微愠。

    “妈……妈……咪……呜……补……补要再塞罗……啦……”

    一道哀怨的乞求声,从他俩中间传出来,还伴随着几声抽泣。

    三个人六只眼睛往出声的方位看去,顿时哄堂大笑。

    只见念念小小的嘴巴,塞满了青椒,旁边还有一块正在排队呢!

    自此以后,曹念威,不,岩念威将他餐桌的位置由父母中央,换到了祖奶奶的身边,免得哪天父母忙着「开杠”,让他又遭池鱼之殃……

    〓♀.xiting.♂〓〓♀.xiting.♂〓〓♀.xiting.♂〓

    将念念哄睡之后,岩威夫妻俩回到他们卧室中,准备就寝。

    “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一定要来接我?”

    “我还想问,为什么你不肯让我去接你?怕我丢你的脸吗?”

    “岩威,不要闹了。”曹若琳坐在梳妆台前,从镜子里瞪着只围一条浴巾在腰际的岩威。“我可以照顾我自己,OK?”

    他沿路擦着滴水的头发往她走来,尽管正在生他的气,可他看来好……好性感啊!

    岩威沉默地拿起吹风机吹了半响后,用他迷人的眼睛紧盯住她。

    “你喜欢上他了。”

    “耶?谁?”

    “解御翔。”

    “啊?”曹若琳的下巴掉了。

    “还是解康宇?”

    “咦?”眼睛跟着暴凸出来。

    “所以,你不希望我去打扰你们,是吗?”

    曹若琳呆滞一会儿,突然“啊”了声,快速地转身,不可置信地盯着他。“岩威,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他放下吹风机,步到梳妆台旁的衣架前,套上白浴袍,倏地跨步到她身前,健壮的双手将她钳制在中央。

    “不是吗?”

    “你头壳坏去啦?我怎么会喜欢他们?”

    仰着脸的她,真想用梳子敲敲看,他脑子里是不是只有豆腐渣,竟然问这种问题!

    “不然为什么你不让我去接你?”

    看着岩威明显郁卒的脸……不会吧?他这是在吃醋吗?

    做任何事总是自信满满、唯我独尊的岩威,竟然……吃醋?

    曹若琳眨眨眼,难以置信的咽了口口水。

    “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跟总裁他们一点关系也……唔……”

    岩威倾身,占有她那小巧香甜的樱唇,截断了她的解释,其实他根本不当解家兄弟是对手,他在乎的只是她的感觉。

    会一直卢她,只是因为一股难以控制的情绪罢了。

    他就爱看她认真地解释的样子……

    岩威诱惑地吻着她的唇,令曹若琳还想解释的话瞬间消失,只能在他的热切下喘息不已。

    “若琳,你是我的……”贴着她的唇,道出了他的心声。

    “是的,我是你的……你的……”晕眩迷乱的她回应着他。

    炙热的手,褪去她身上白色薄纱睡衣,一个弯腰将她打横地抱在怀里,他大步走向床去,宝贝地将她放下,自己随即覆了上去……

    全然的身心结合,令他俩满足地喘息着,他轻啄了她一下,而后他将她拥进怀里,两人躺在床上,等着呼吸平顺下来。

    “你是故意的。”还在喘着,她就抗议了。

    “故意什么?”岩威装傻的问。

    “什么喜欢有的没的,你很可恶耶!”她槌他一下以示惩罚。

    “谁叫你只顾着他们兄弟俩,没办法,我就是不喜欢你离开我。”他抓住她的手,送到嘴边吻了她的手心。

    “那是公事,又不是我想去。再说,又是跟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副总裁同行,我实在是蛮担心的。”

    岩威诧异地问:“担心?你担心什么?”难道她也感觉到事有蹊跷?

    “总裁是以公事为重,事事都是以公司为主,但副总裁就完全相反,你就不知道,总裁夫妻俩去美国度蜜月的那一个月里,我每天都得打电话找老板,有时候找不到人,我就得硬着头皮请底下的总经理帮忙,那时候我每天都嘛被操得半死。”想着想着,心里的抱怨又更多了。

    “御翔这家伙生性就是痞了点,但他的心眼可比蚂蚁多,简直可以跟外婆媲美,不过,要不是有他在其中斡旋,外婆也不会认识她的偶像,而我们……”

    岩威再次深情款款的注视她,“也许不会这么早团圆在一起。”

    “说到这点,我们还没有正式登门去好好感激人家咧!”

    曹若琳偎在他胸口,双手与他的交缠。“对了,这次到日本,你觉得我应不应该……”

    “回筒井家看看吗?”岩威就知道她一定会这样问。

    曹若琳先是一阵沉默,才缓缓的说:“你没有告诉我,在我离开之后……筒井家……”

    她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虽然在日本那几年她过得不甚愉快,但好歹他们也算是她仅有的家人,就算她有怨,也在岩威的深情对待下消失无踪,她想……也该是释怀的时候了。

    岩威拉了被子,盖住他们俩,“筒井家还在。”

    “还在?”曹若琳撑起上半身俯视他,“你放过他们了?为什么?”

    她显得那么惊讶,让他有点不悦,“喂!你好像把我想得很坏喔!”

    “不是啦,我没有那个意思……”曹若琳嘟着嘴否认,可是泛红的脸却出卖了她。

    “我只要一个人付出代价。”岩威松开皱着的眉头,他不会生气,现在只怕她会生气而已。

    “你是说……丽子?”

    “当然,她的心这么恶毒,不惩罚她,我心里不爽快,也会坏了岩罗殿的名声。”

    “可是爸爸他……他没说话吗?他那么疼丽子,怎么可能舍得让她受罚?”

    筒井龙一疼爱丽子,可是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耶!

    “他提议……‘让丽子嫁给你,至于琳子就甭找了’,你觉得如何?我会答应吗!?”

    曹若琳睇见他眼中的嘲讽,无奈地叹口气。“结果呢?”

    “我给了他两条路。”

    “两条路?”

    “一是交出丽子由我处置……至于二嘛,就是用筒井组几百条人命来换筒井丽子。”

    曹若琳听了一愣,“爸爸一定是选二吧?”他总是说丽子是他的心肝宝贝,不可能会将她交出去才是。

    岩威摇摇头,让她更讶异,“你是开玩笑的吧?爸爸他……他将丽子交给你了?”

    “我就是赌他不敢以百来条人命来换丽子一条命!毕竟人都是自私的,没有了那些手下,筒井组也会消失,所以你说他会怎么做?”

    只是没岩家这块金牌当靠山,筒井组也差不多名存实亡。

    “爸爸他……他竟然把丽子交出去了……”

    “不过,早知道……当时别心软就好了。”岩威喃喃自语。

    “心软?你说什么?丽子呢?你对她怎么样了?”

    “我让她去赎罪。”

    “啊?”

    “我把她送到中东的偏远地带,去‘学习生活与体会生命’。”呵……这样说当然是比较好听的话。

    “你……你怎么把她丢在中东?那里很乱耶……搞不好她会因此而……”

    “因此而知道自己的斤两。”

    岩威梳梳她俏丽的短发,“我要让她搞懂,世界不是绕着她运转,她根本不算什么。”

    曹若琳凝望他,久久不发一语,然后抱住他。

    “因为我吗?”她窝在他胸口低语。

    “你说过,他们也算是你仅剩的亲人,我不想让你伤心。”

    “谢谢你,威。”

    他抚着她的发丝,她合上眼感受着他柔情的触感,然后……

    “你还没告诉我你搭几点的飞机去日本?”

    〓♀.xiting.♂〓〓♀.xiting.♂〓〓♀.xiting.♂〓

    日本东京

    热闹繁荣的东京街道,高耸矗立的办公大楼和急匆匆的行人,异于台湾的气氛,看在曹若琳的眼中,是感伤过于兴奋。

    “喂!若琳,你在这里住了几年啊?”在车里,坐在一旁的解御翔隔着中间的岩威这样问。

    “大概……七年多吧……”曹若琳老实回答。

    岩威偏头看向解御翔,不赞同的皱着眉说:“你问这做什么?”

    “哇!问一下也不行喔!这么宝贝啊!”解御翔调侃地扬眉。

    “当然宝贝。”岩威搂着若琳的手缩紧,还磨蹭了下她正在留长的短发。“这个你不会懂的。”

    曹若琳也存心要表演给他看,跟着窝进岩威的怀里。

    解御翔不予置评地啧了声。“人家这是康御公司的车,你又不是公司员工,坐得这么安稳,会不会脸皮太厚了点?”

    “怎么说我也是康御的股东,建校这件事我也很用力的帮忙了,你分得这么清楚,让人觉得有点小气,更何况我们还是老友!”

    “是是是,股东兼老友,我看学校盖好后,你来兼差当敲钟的怎么样?”解御翔提议道。

    “只怕你请不起。”

    “再怎么说你亲亲达令也是公司员工,再兼个敲钟的有何不可?”

    岩威觑他一眼,“你又在动啥歪脑筋?”

    解御翔好生伤心地捣着胸口,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不肯就不肯嘛!干嘛又要误会我?”

    “谁不知道你解御翔就爱凑热闹,这一次出差,为什么一定要若琳跟着?”

    “当然是因为她熟东京啊!”

    “康御在东京也有据点,不是吗?”

    “那不一样,要若琳来,是因为我们熟嘛!这样比较不会无聊啊!”

    “真的吗?”

    “不信就算了。”解御翔扬起眉,顺便给岩威一抹皮皮的微笑,“不过,我更好奇你为什么会这么刚好,也到日本来办事?”

    “我为什么不能来?”岩威面不改色地质问。

    “该不会是你对自己没信心,怕你老婆被又帅又多金的我给拐走吧?”解御翔贼贼地睐了他一眼。

    他明明知道岩威为什么会到日本来,却还是不怕死的想逗一逗他。

    “副总裁,承蒙你抬爱,我只是小小秘书,不敢高攀。”曹若琳探出头来赶快撇清,免得等等有人抓狂了。

    “我看我帮你个忙,替你找个美女作伴,这样你就不会无聊了。”岩威也不甘示弱的跟着揶抡解御翔。

    “不用不用,没有小若琳,这一趟可就不好玩噜!”解御翔有意无意地说。

    闻言,岩威扬眉狐疑地觑了他,“你说什么?”

    解御翔耸耸肩,“曹秘书可是在地人,在本地有认识的人,由她带领我比较可以体验一下道地的日本生活,没有她我不就不用玩了,对吧?”

    “你刚才的意思好像不是这样。”岩威眯眼审视解御翔那张笑得过于灿烂的俊颜。

    “我是这个意思啊!不然我还能有什么意思?是你想太多了吧!”他摆摆手,很假很假地露出很无奈的表情。

    “最好是我想太多。”岩威睐他一眼,才将视线转移,车窗外一闪而逝的景象,却让他有了警觉。

    右后方那台黑色三菱,从东京到成田机场时他就曾经看过,他再瞄了一下,确认车牌号码。

    拥有过目不忘能力的岩威,最大的本事,就是能在一瞬问将所有细节全部记下,小到连手表的秒针停在哪一格,他都不会漏掉。

    感受到岩威的沉默,曹若琳仰头不解地看向他。“威?”

    岩威眨眨眼,给了她一抹放心的微笑。“我没事,突然想到有点事情忘了交代秋人。”

    “秋人在日本?”解御翔兴奋地嚷道。

    “他当然在日本,现在他有家室,太座有交代,他不能乱跑。”岩威给自家老朋友漏气到底。

    “是吗?想他也是一代把门ㄟ王,竟然就这么葬送在他老婆手里,真是可怜啊!我得去安慰安慰他才行。”

    瞧他笑得多诡异,想也知道他一定是去乱的,曹若琳突然很同情秋人。

    “你说你要帮我介绍伊东秋人一家的,一起去吧?”同情归同情,看好戏谁不要?曹若琳不自觉的将想法表露在脸上。

    岩威左右各瞥一眼,才点点头。“当然可以,我早就请伊东太太煮好满桌佳肴替你们接风,就在今晚。”

    能让一代把门ㄟ王臣服的人,竟然是个还不到一五五公分高的小……女孩?

    “喂!秋人,你诱拐未成年少女啊!?这可是要坐牢的耶!”

    这是解御翔一见到伊东秋人的老婆——小南,所说的头一句话,搭话的则是小南本人,她这一说,就是整整两个小时。

    这下他们终于了解什么叫棋逢敌手,原来秋人那落落长的唠叨根本算小亏丫,他的太太才是一等一的高手。

    等到他们都吃过晚餐,正在品尝精致甜点时,秋人将小南最爱的起士蛋糕双手奉上,这才停住她那裹脚布似的辩驳。

    解御翔品尝着好吃的焦糖布丁,很小声很小声地说:“秋人,你老婆很不喜欢人家说她娃娃脸吗?”

    秋人朗朗大笑,“她是在闹你们的啦!”

    他用手肘拐拐小南,“呐!你别顾着吃啊!快跟大家打招呼,要不然等会儿把他们都给吓跑了。”

    小南看来才十四、五岁的年轻面容,此刻正露出爽朗的微笑。

    “拜托,能跟你和岩大哥交上朋友的,哪会这么不经吓啊!”

    她水灵灵的眼直盯着正在喝果汁的曹若琳,“这位应该就是岩大哥日夜思念的琳子姊姊吧?你们终于找到彼此啦?太好了,岩大哥的眼光果然好,一点也不比秋人差呢!”

    哇!高竿,竟倒过来说自己好,这小女人还真是伶牙俐齿,跟舌灿莲花的秋人果然是绝配。

    曹若琳与岩威两人相视一笑,便说:“这都要托你们的福,要不是有你们帮他一把,也许就没有现在的我们了。”

    “过去的就过去了,只要你们能跟我和秋人一样幸福就好了。”小南带着甜蜜的笑容,也偎进秋人温暖的胸膛。

    看着眼前四人两对在那儿甜滋滋的,向来不求爱情的解御翔,内心突然浮起一股羡慕……

    饭后,两个女人在厨房整理顺便准备饭后甜点,岩威这才正色地说出他今天注意到的事。

    “跟踪?”秋人诧异的问。

    “嗯,车牌号码我记下来了,你让人去查查来头,等我到家就传给我。”他将瞄来的号码写在卫生纸上,递给秋人。

    “为什么有人要跟踪你?你是干了啥坏事,该不会是没缴税被税捐处的人追吧?”解御翔问。

    “我现在可是正正当当的生意人,很守法的,你少胡扯。”

    “不然人家没事干嘛跟踪你?”

    岩威瞥了他一眼,“你怎不想那是你公司的车子,与其说是跟踪我,倒不如先想想你有没有对谁始乱终弃,让人给盯上,才连累了我与若琳。”

    “喂喂喂!你够了喔!这种低级没品的事,我解御翔可做不出来。”他蹙着眉否认。

    “我们同坐一台车,不是我就是你,我看问题一定就出在你身上!”

    “哇哇哇,你怎么不说是你的仇人找上门,在日本你可是比我有机会惹到别人,不是吗?”

    “不可能,这几年岩罗殿早就消声匿迹,哪来什么仇家。”伊东秋人嗤声驳斥。

    “这我就不知道罗!”解御翔双手一摊,摆明这事跟他无关。

    岩威虽然好似没事的与解御翔说笑,其实一切他都心知肚明。

    他一到日本,跟踪者随即出现在他身边,这就代表对方是冲着他来的,而他又是为了筒井丽子的事到日本来,所以算一算,这一切,铁定跟筒井家脱不了干系。

    “无所谓,要跟就让他跟,我倒要看看他能做什么。”凛然的视线扫过其他两人,最后落在若琳身上。

    他不知道的是,有两双带有特别意图的眼眸,在他身后深深地交视……用非常诡异的眼神……

    〓♀.xiting.♂〓〓♀.xiting.♂〓〓♀.xiting.♂〓

    “筒井先生,我很失望你竟然失信了。”

    戴着褐色墨镜的岩威,双手交握于后腰,他没有高低的音调,吓得背后盘腿而坐的中年男子冒出一身冷汗。

    筒井家的主人——筒井龙一,他半垂双目,颓丧地垂下头。

    “这……我并没有失信,是……是……”

    “那么现在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消息错误?”

    “这……这……”筒井龙一支支吾吾,紧张让他额际泛起一阵大大小小的汗一润。

    “为什么找人跟踪我?”

    “跟踪你?”

    筒井龙一怔愣地抬起头,随即否认说:“我没有,跟踪你的人并不是我,现在的筒井家只是一般的家庭,哪还有办法做那些事。”

    “是吗?那么你能告诉我,是谁‘有能力’让丽子回到日本的?”

    当他现在做着正当生意,就认定他会放过他们?敢藐视他的命令,与他为敌的人可不多见,他倒要瞧瞧是谁胆子生的特别大。

    这下简井龙一静默无语,表情又恢复到之前的担忧。

    “你还记得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吗?你信誓旦旦的说,绝不会让丽子回到日本,而且会派人去找琳子,但现在三年过去了,琳子没找到,丽子倒是自己偷跑回来,这就是你遵守承诺的方式?看来你是选择要逼我实现我的警告了。”轻柔和缓的语调中,凝聚着冰点般的冷酷。

    筒井龙一急匆匆地起身,砰地一声,改成求饶的跪姿。“岩先生,请……请你放丽子一条生路吧!求求你。”语罢,便趴在榻榻米上,拚命磕头。

    “不可能。”

    “事情已经过了三年,这件事也让丽子得到教训,她也已经很后悔自己曾经做过的荒唐事,希望你能给她一次机会,让她亲自来跟你说声抱歉。”

    岩威回过身睐着他,“跟我说抱歉?是跟我说吗?真伤心你一直没搞懂,我要的是什么?”

    “这……”筒井龙一伏地的身子一僵。

    “你根本没去找琳子对吗?”岩威一肚子火,双手开始有想扁人的欲望,这家子人怎么老是习惯性的不将若琳当一回事,这叫人怎么原谅他们?

    这种人他真想直接毙了他!

    筒井龙一身体僵硬,心虚地将眼光瞥向别处。

    “我承诺过,会放过丽子不取她的性命,这完全是看琳子的面子才有的大优待,唯一的活命条件是要她不可以再回到日本,不过,现在她已经毁约了……”岩威摇头耸肩,俊颜上摆着狰狞的微笑。

    筒井龙一不只一次后悔当初他为了让筒井组更为稳固,让丽子和琳子去跟岩罗殿的首领岩威相亲,他不知道原来他是在跟撒旦谈交易!

    尽管他不尽满意岩威选的是私生女琳子,可怎么说他都算是如意地当上了他的丈人,对筒井组的利益也还是一样的。

    没想到,任性的丽子见不得琳子嫁给岩威这个金龟婿,在婚礼前夕大乱一场,搞得琳子消失,岩威大怒,自此佳事便成了恶梦……

    他本来想让丽子代替琳子嫁过去,哪知竟让岩威暴怒。

    丽子的命最后虽然是保住了,可,被驱逐到局势不佳的中东地区。

    丽子在那里认识了日本派驻到中东的木村医生,两人一见钟情而结成夫妻,木村想带她回国见彼此的父母,就在丽子拖延无效后,才告诉木村她与岩威的事。

    而生在名门世家且熟识许多政要大官的木村,拍胸脯保证能解决这件事,丽子才敢跟着他回到日本。

    原本他也是信心满满,以为岩威应该会卖木村家一个面子,一切应该都没有问题,可现在看来……根本连个边都碰不到。

    丽子这次是死定了!

    岩威淡淡睨了呆住的筒井龙一,绕过他打开拉门,正要踏出去时,一名男子突然扑上来挡住他的去路。

    岩威毫不迟疑地抬手掐住来人的脖子,长腿朝对方后膝一扫,那人连呼叫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岩威以腿钳制在地。

    岩威蹙着眉,审视双手乱挥的男子。“你该不会是……木村?”

    被制伏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木村,慌忙地点着头,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呼吸越来越急促,眼看就快翻白眼……

    岩威不屑地撇嘴哼了一声,才像丢垃圾般的松开他。

    木村起身坐在地板上赶忙呼吸,猛力的咳。“岩威……咳咳……我是木村……想找你……谈……谈一谈……”

    “谈?凭什么?”岩威面无表情地迎向仍旧咳个不停的木村。

    “至少……咳咳……你应该可以……卖个面子……给首相吧!?首相跟我们木村家……”

    没听他说完,岩威毫无表情地转身往门口走去,截断他的话及希望。

    “岩威,没有什么事严重到得用人命来抵的吧!”木村恼羞成怒地吼着。

    岩威并没有回应他,他迳自走出门,跨过四周被他击倒的筒井家佣人。

    木村不死心地跟着跑出来。“岩威,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丽子,她真的有心改过啊!而且我听说,你已经找到琳子,这一切就算扯平了行吗?你没有必要这样为难人吧!?”

    岩威停下脚步回身,英俊脸庞流露出一股令人震悚的冷酷。

    “听说……听谁说?你的丈人!?”难道这一切背后还有主使者?

    岩威的嗓音低沉而且充满危险,他的周身自然形成一股无形的高压气息。

    木村面露惊恐之色,并且极力克制自己别腿软。“不是,丽子说……我们在中东的时候……有人……有人告诉她……”

    “什么时候?”

    “啊?”

    “多久之前?”

    “一……一个礼拜前。”

    一个礼拜前?那时他和若琳在屏东,除了解家人和秋人知道这件事之外,其他人是不可能知道他刻意封锁的消息。那么……是谁告诉筒井丽子?

    经过推演后,他心里约略有了个谱,虽然还没确定,但已经八九不离十,绝对跟“那家人”脱不了关系。

    岩威的沉思给了木村一丝希望,于是他赶紧鼓动三寸不烂之舌。

    “岩石先生,你就放过筒井一家吧!我敢用我的性命保证,丽子她真的已经好好反省跟改过自新了。”

    异色瞳眸盯着他久久不发一语,此时简井家的庭院,静的只能听得到啾啾的鸟鸣声。

    直到木村再也按捺不住想问个清楚时,一道冷冷的嗓音伴随着脚步声,在宽敞庭院中响起。

    “告诉你的丈人,我给他一个小时送走丽子,只有一个小时,不会再多了。”

    〓♀.xiting.♂〓〓♀.xiting.♂〓〓♀.xiting.♂〓

    筒井丽子在房里折着刚从外头收进来的衣物。

    经过三年在中东许多生离死别的洗礼,今日的她早已褪去往昔病态的惨白,不只外表健康阳光,连个性也变得沉稳且和善。

    她看着垂头丧气走进房内,一屁股坐到床上的木村。

    “怎么了,老公?”

    木村看了她一眼,语重心长大叹口气,“岩威来过了。”

    “他……他来了?为什么没人告诉我?”筒井丽子瞪大双眸,小麦肤色透着惨白。

    “爸爸说,先别让他看到你比较好,所以我才瞒着你。”

    筒井丽子看木村的表情,不用想也知道结果如何,忍不住也跟着叹了气,她将手中的衣物放在腿上,脸上满是沮丧。

    “丽子……为什么你不让我跟爸爸说,岩威已经找到你姊姊,说了,也许爸爸谈判的胜算会大一些。”

    “你的意思是,他就会去求琳子劝岩威放过我,是吗?”

    木村点点头,换来的却是丽子不赞同的摇头。

    “你错了,爸爸不会用求的,他会直接命令琳子照他的意思去做,更可怕的是,他很可能会暗中派人去抓琳子姊姊,然后跟岩威交易。”

    她无奈的眼神迎向惊讶的木村,“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要你告诉爸爸的原因,现在已经够麻烦了,没必要节外生枝。”

    “爸……真有那么狠?怎么说琳子也算是他的女儿吧?”木村怀疑地问。

    “我只能说,我们一家欠琳子太多了,我不想再让她受伤害,好不容易她过得那么幸福,我的事就不要再麻烦她,我不希望再有任何的不幸,发生在我可怜的姊姊身上。”

    “说的也是。”他抚抚丽子的头安慰着她。

    “老公……我们已经见过彼此的父母,结婚的事也都跟大家说了,能做到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

    “所以你想回伊拉克了?”

    筒井丽子咬着下唇点点头,晶亮眼眸呈着决心。“不过在回去之前,我得完成一个任务才行。我要去见琳子,当面跟她道歉。”

    木村给了她鼓励的微笑表示赞同,可他又想到一件事。

    “可是你知道她在哪吗?”这样没有目标的找下去,岩威的最后通牒——一个小时之内送丽子离开日本,恐怕……

    “我知道她在哪里。”筒井丽子信心满满的咧嘴一笑。

    “你知道?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这一切都是……”

    筒井丽子的答案,正好被前来找丽子商讨对应方式的筒井龙一听到了,他眼中的无奈,马上被希望给取代……

www.lzuowen.comT,xt,小,说,天,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exceedle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