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摸咪咪视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exceedled.com
     摸咪咪视频 (第1/3页)
    

    君猷走在前头,悠幽则跟在身后,一见到她,他就像中了毒似地想拥她入怀,想抹去她脸上的愁,但他不能那么做。

    通往皇宫的地上铺了红地毯,若不是因为君猷,她就是作梦也想不到有一天能踏入宫中。

    君猷意外的现身,让大家吓了一大跳,众人私底下窃窃私语的。

    悠幽不禁觉得心痛,他们都是这样对待君猷的吗?

    君猷自己挑了个位子,倒了杯酒独饮,而悠幽则宛如一个小媳妇般地跟着他。之前为了压抑对悠幽澎湃的渴望,他故意不去看她,找别的女人纵情享乐,但这么做根本没用,反而让他更加想她。

    待皇帝宣读完旨意,所有人各自散开,君猷走得很快,她跟不上他,一下子就跟丢了。

    悠幽十分伤心,他的消失是要避免她向别的大臣申冤时的尴尬吗?如果他在身边,她就不会那么傍惶无助了,她不愿他俩变得无话可说,他的沉默比千万把刀刺入她的身体还令她痛苦。

    “张大人,今儿个君猷也到场了,众人那么不欢迎他,他还敢来,真是厚颜无耻。”

    “是啊!君猷那人城府极深,今日他不知又要咬谁一口了。”

    原来,她想申冤的大臣是这么心胸狭窄的人,她替君猷感到不值,他的尽忠职守换来的却是别人的唾弃。

    悠幽心知这两位大人一定会替她主持“正义”的,因为事情牵扯到君猷,他们巴不得能藉机将他撂倒。

    “陈大人,您还记得咱们相约要在朝廷上向皇上奏君猷一笔吗?”

    “当然记得,只是每次皇上都说咱们是道听涂说,不予理会,可见皇上十分维护君猷。”内务大臣充满妒意地道。

    “这个君猷真可恨!咱们替国家做事,收点银子有什么不对?前朝大臣不都是这样吗?自从君猷凭空冒出来后,弄得风声鹤唳、人人自危,皇上还屡次夸赞他,甚至暗讽咱们不顾百姓,只顾自己的利益!哼,我可不认为咱们有错,君猷杀了那么多人,那才是人神共愤!”一名司政议喋喋不休的,君猷曾查到他头上,幸好他开罪得快,要不人头早就落地了。

    “咱们联手还会怕他不成?量他官位再高,也要看咱们三分脸色。”内务大臣自以为了不起地道。

    闻言,悠幽想申冤的念头已荡然无存,即便有满腹冤屈,她也不要跟这两个鼠辈同流合污!

    她悄悄退开,司政议眼尖的瞥见她,大?ⅲ骸按蟮ǎ?垢彝堤?勖撬祷啊!闭庑┗翱墒峭蛲虿荒芙斜鹑颂???br>
    悠幽挥开他揪住她的手,“我又没有要要计谋陷害别人,何必偷听?”

    “还敢回嘴!”司政议老羞成怒。

    内务大臣捻捻山羊胡,“咦?你不正是熙平王之女?”悠幽拦轿之事惊动全国,家喻户晓。

    “她?”司政议惊叫。

    内务大臣眼中闪过狡猾的光芒。“你不是住进君猷府中了吗?听说你四处请求重审案子,皇上还命你去君猷那里……你的孝心实在感动人,咱们都为熙平王打抱不平,若你把详情告知咱们,咱们定帮你平反。”

    “两位大人要知道什么?”想借刀杀人吗?悠幽暗自冷笑。

    “比如君猷是怎么将熙平王屈打成招的?瞧你如此柔弱,一定也受过他的严刑拷打吧?”两人交换一记眼神,这次一定要扳倒君猷!

    “这跟案子有任何关系吗?”悠幽反问。

    “当然有,你不从头说起,咱们怎知熙平王的冤屈在哪儿?这个君猷人面兽心,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只要他看不顺眼的,全都必死无疑。”内务大臣加油添醋的。

    司政议亦捣风点火。“你有所不知,君猷这人来历不明,四、五年前窜起后,平白无故的乱抓人,甚至还先斩后奏,真不知是他是何方神圣,权力竟如此大?一个没没无闻的浑小子,凭什么能受到皇上重用?这世上还有天理吗?”

    “是啊,你若要为你父亲平反,就把整件事原原本本的告诉咱们。”内务大臣软硬兼施。

    悠幽想拒绝,却见两人狠狠倒抽一口凉气,她一回头,发现君猷不知何时站在那儿。

    司政议抖动着嘴角,“君猷大人——”与刚才嚣张的模样判若两人。

    内务大臣还假笑的掩饰心虚,“君猷大人,方才见你与这位姑娘同进同出,小的一时好奇你们的关系,借她来问话才知晓她是熙平王的女儿,看她长得标致,小的正想帮小儿牵个线呢!”

    胡说八道!

    君猷眼神冷若冰,“那可是喜事一桩。”

    悠幽眨眨干涩的眼,鼻头酸酸的,但她强忍住那股难受。

    “你不反对?”内务大臣吁了口气,幸好没愈描愈黑。

    “我为何要反对?”看来她已成功的攀上内务大臣。

    “那可否让她到小的府上,让她和小犬见个面?”

    不!不要啊!她不是棋子。

    君猷没有犹豫。“无所谓,反正她已习惯被送过来送过去了。”他告诉自己,他的世界还是一样充满冰霜,没有因她而融解。

    这时,一名穿着高贵的格格奔了过来,亲密的喊君猷的名字,还挽住他的手。

    见君猷对她露出笑容,悠幽的世界彻底崩溃了。

    “原来他勾搭上了格格,靠女人果然比较高竿。”司政议眼红的低声道。

    “是玲珑格格,她爱慕君猷的事人尽皆知,据说她还主动跟皇上提起赐婚一事,看来是非君不嫁了……”怎么所有的好事都落在君猷身上?他们嫉妒得直跺脚。

    “跟咱们走吧,悠幽姑娘。”

    “悠幽姑娘?!”

    悠幽哪里听得见呢?

    她的世界下起大雨,将她的身子淋湿,却洗不掉她的伤痛……

    ◎◎◎

    清晨,悠幽站在大门前,纤细的身子摇摇欲坠。

    守门的人转告她,“君猷大人说你可以不用回来了,他相信你有了别的去处,他也不必再收留你了。”

    但她没走,盯着厚重的大门,任守门的人再三驱离她,她还是站著不走。

    她的心好痛啊!她何苦对他死心场地的?他根本没给她任何承诺,但她就像着了魔似的,飞蛾扑火般地扑向他,哪怕浴火焚身也义无反顾。

    这就是情、就是痴吗?

    守门的人终究不忍,“悠幽姑娘,要不你进来坐坐吧,你的脸色好苍白。”

    悠幽如游魂般的走进府,但她不知该往哪走,只是一直走一直走,守门的人叫她,她也不应。

    不知不觉的,她走到了君猷的书房,一张桌子丢了出来。她的脸色更加惨白,往后退了一步,就见君猷狂暴的步出,一脚踹飞桌子。

    “谁让你进来的?你还回来干嘛?”他的咆哮足以撼动整座山。

    她眼中一阵刺痛。

    他狠狠的推了她一把。“你不是急着要离开?滚啊!”

    “我想,我真是傻……”她的膝盖摔伤了,流出血来,但她一点也不在乎,“我竟不觉得痛。”这跟她胸口的痛相比根本不足为道。

    “你不用表现得楚楚可怜的。”他握紧拳头,痛恨自己又伤了她。“内务大臣的儿子或许会吃你这套,他是不是不爱你了?”

    她没回答,喃喃自语的,“为什么是我?”老天为何让她爱上不该爱的人,让她痛苦万分。

    “你到底在要什么把戏?”明明关心她,说出口的却是伤人的话。“莫非你在想你的情郎?才分开没多久就犯相思了?还是,你对昨夜的缠绵念念不忘?”

    闻言,悠幽给了他一巴掌,他们非要这样互相伤害不可吗?

    想到她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的模样,君猷发了疯似的抓起椅子就摔。

    平时整齐的书房像是历经一场战争,他整晚都拿那些无辜的东西来宣泄心中的不满。

    当他在书房里大吼时,她在哪里?是不是和那公子哥说着绵绵情话?

    悠幽震惊得说不出话,她用力的咬着下唇,尝到咸咸的血腥味。

    君猷胸口一抽,她看起来是那么的惹人怜,促使他走向她,想搂她入怀,但一想到她彻夜未归,想像她和别的男人共度春宵的画面……

    他一把推开她。

    他转过身,一拳打在书房的门板上,冷笑道:“你不必在我面前装可怜,我走总可以了吧?”说完便如一阵风般的离去,

    她追了上去,但他已不见人影,不一会儿,看见他骑着马出府,她无力的软下身子。

    她捂着脸,泪如雨下。

    ◎◎◎

    接下来的几天,君猷将所有精力都放在查案上,短短五天,他处死了七名贝勒,这些人都是仗着有钱有势欺压乡民,死有余辜。可这一连串的举动惊动朝廷上下,弹劾君猷的奏折堆得如小山高,令康熙一个头两个大。

    夜晚,君猷放纵自己夜夜笙歌,虽是和其他女子调情,心里想的却是悠幽,这让他忍不住大发雷霆,赶走那些女人。

    而另一边的房里,悠幽一听见君猷和女子的调笑声便心痛如绞,泪水无声的滑落,一整晚不知流了多少伤心泪。

    就这样周而复始,直到有一个夜晚,君猷自外面回来,不再饮酒作乐,而是走到悠幽的房前。

    他一把推开她的门,气愤地瞪着她,几个大步就捉住她的手腕。

    “我是哪里又惹到你了?”她想挣脱,却被他钳得死紧,“请你一次说清楚,不要每隔两三天就跑来折磨我,我再也忍受不了了!”

    她说的好像是他在无理取闹。

    君猷松开手,“若我说我就是喜欢折磨你呢?”

    “那你得到的不会只是一个巴掌!”

    “你会杀了我吗?”他确实是罪该万死。

    “不会,我不会杀一个能和我相斗的对手,那样人生多无趣。”

    “你撒谎,你是在乎我的,对不对?”他有些高兴的问。

    “呵,我不是那种收了钱就能对你掏心掏肺的人,你去找那些女人吧,她们才是真正在乎你的人。”虽这么说,但她的心为什么如此痛?

    “那你为何要站在窗前看着我的一举一动?”

    “我没有,我是在看湖面倒映的月。”他走进一步,她便退一步。

    “为什么后退?”她就这么讨厌他?

    “你想兴师问罪就尽管来吧,我已经做好准备。”她轻轻地道,他残酷的话语像把刀子刺伤她的心。

    君猷板起脸,“你不难过?”

    她脸上写着哀愁,“我早已习惯了,你总是先对我好,再把我撕裂。”

    他目光一沉。他何尝愿意如此,他也不好过啊!

    “那天你没去内务大臣府上对不对?”他突然问。

    “我去了,和内务大臣的儿子相处得很好,他对我温柔无比,我感动得差点以身相许。”她故意道。

    他了解似地道:“你会这么说表示你在生我的气,但是不要紧,你有委屈就说吧,是我对不起你。”

    她的肩膀隐隐抽动,“我没有什么委屈,你别误会了,到时候别又怪我惺惺作态的。”

    “我不会再那样了,我发过誓不再伤害你的。”他低下头,像是在对她认错。

    她一时情绪激动,有好多话想告诉他,她不要再压抑了。

    “但你还是伤了我,我的痛苦都是你造成的,我的心像被掏空般,眼泪也流个不停,我好恨自己,居然怎么也忘不了你。”她终于坦承。

    他搂住她,用力得像要把她揉进身子里,“我舍不得看你哭,请你原谅我……”

    他不是个会将心事说出口的人,不是他故作神秘,而是他说不出口啊!

    “没用的!君猷,这样是不对的,咱们该悬崖勒马。”

    他拉着她的手,“如果你是指要和我分开,那么你听着,那是不可能的,我不能没有你!”

    “你我不会有未来的。”她见到的只有悲哀,他们之间存在著太多不信任。

    “我知道我伤害你太深,要你原谅我是种奢求,但是在宫中那天,听到内务大臣的话,我表面上虽装作不在乎,但我心里其实嫉妒得快要发狂。我本该是孤独的,但我却有了不该有的眷恋,甚至比我的生命还重要……”那个眷恋就是她!他努力表达自己的心情。

    悠幽推开他,但他又抱住她,他想轻易的把过去的针锋相对一笔勾销,但她不愿意,她忘不了那椎心刺骨的滋味。

    她再次推开,他捺着性子重新搂住她,如此反覆几次,直到她软化,直到她生气不起来。

    “我知道我一无是处,但我会改的,请你留在我身边好不好?”他试探性的问。

    悠幽仿佛置身云端,“我是在作梦吗?这样的幸福会不会只是昙花一现?”

    “别胡思乱想了。”他想要给她十足的保证,却不知该怎么说,只能恨自己口拙。

    “你知道伤心的感觉吗?”她忍不住问。

    “或许我曾经尝过,或许我早已忘记,但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可以帮我找回那些感觉。”他困难的开口。

    是什么让他失去人最初的本能?

    “君猷,你不怕尝到心痛如绞的滋味吗?”

    他平静的看着她,“你都不怕了,我还怕什么?”

    她目光含泪,倾诉道:“那么,不管我俩会走多久多长,你都要好好待我。”她太贪心了,明知他最后不会是她的,却还做出这种要求。

    “你不气我了?”他问。

    “我从来都不想气你。”也气不了。

    “为什么?”

    “总有一天你会懂的。”她将头靠在他的胸膛。

    “你——”他微微感到她的不寻常。“那天你到底去哪了?”

    “我在街上走了一夜,最后还是不由自主的回到这里。”她没有隐瞒,对他,她没有设防。

    他握着她的手一紧,歉疚地看着她。

    她释怀而笑,“今晚的月色真美,你陪我去院子里赏月好吗?”

    “悠幽——”他欲言又止。

    她语无伦次的。“我可能是病了,病得不轻。君猷,我不在乎别人怎么对我,我只求你能了解我的心。”

    悠幽倚着他的肩头,没多久就闭上眼了,君猷的眼却亮晶晶的直瞅著她。

    月色蒙胧,陡地被乌云遮敞,莫非爱情就一定要经过大风大浪?她只求能得到平静啊,为什么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是谁?是谁的叹息飘入她心中,好像在说……我爱你。

    夜已深,人也憔悴。

WwW/xiaoshuotxt.N etT-xt小说天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exceedle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