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胖妹做饭视频陈说美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exceedled.com
     胖妹做饭视频陈说美食 (第1/3页)
    

“你是何人?”刚才说话的男人说的。

沈慕晴缓缓取下风帽,盯着那位男子道:“我是听雪斋的东家。”众人看她头发的样式,已经明白了这位就是听雪斋东家,前状元郎的娘子了。

“既然你是听雪斋的东家,那我们就得好好说道说道了。我们在听雪斋买了劣质的梅花笺,你说怎么办?”男子大声嚷嚷道。

“就这么点事情?”沈慕晴反问道,“我还以为多大的事情呢。你们将我听雪斋的大门堵得水泄不通,众位是不是不打算让我们做生意了?”

“你这女子好大的口气,你们卖假货难道事情不大吗?朝廷可有规定售卖假货杖五十,罚金百两。”一个三十多岁的书生打扮的男子道。

“这位先生,看来您对律法了解很清楚。那我们就来说说你们手里的劣质梅花笺。我们听雪斋几十年来诚信第一,从来没有出现过劣质产品。今日各位手中的劣质梅花笺可是从我们店铺买的?大家记清楚了。”

“我确定是从听雪斋买的。”

“就是从你们店里买的。”

“我确定从你店里买的。”

众人吵吵嚷嚷,都异口同声说手中的梅花笺是从听雪斋买的。

“那就好,能买梅花笺的都是文人雅士,大家都识字。现在请各位将自己何日、何处、何人买的梅花笺写在纸上。”沈慕晴说着招呼小二将笔墨纸砚送上来。

“请各位排队写清楚,我们调查后就给各位答复。”沈慕晴笑着说道。

众人一听要写,都面面相觑,踌躇不前。一个青年喊道:“我们凭什么要写,就是从你们店里买的,难道还有假?”

“就是,我就不写。”

“凭什么要我写。”众人又开始起哄。

“既然众位不写,那我就报请官差来处理了。毕竟你们堵着门,我们可就无法做生意了。”沈慕晴挥手道,“于先生,派人去请巡市的官差,就说有人来听雪斋闹事。”

“不行,不准请官差。我们就要赔钱。”三十多岁的男人道。众人跟在后边堵着大门,不让伙计出去。

“各位,我还不确定你们手里的梅花笺是不是我们听雪斋的东西呢,你们就确定是我们卖给你的?还要我们赔钱?这笔糊涂账,我们听雪斋可不认。”于先生大声道。

“你们到底写不写?写了可能有银子赔偿,不写可就真没有了。空口无凭啊。”沈慕晴笑着道。

三十多岁文士打扮的男人犹豫再三上前道:“我写。”然后提笔歪歪斜斜地写下了一行字“乙亥年十月十五在听雪斋小二处购得梅花笺三枚。”

看着男人拿笔的颤抖的手,沈慕晴心中了然。后边过来几人对男人道:“大哥,你帮我写吧。我是昨儿,就是十月十六在听雪斋买的花笺,就是那个干瘦的小二处买的。”

“大哥,你也帮我写,我是前儿个,从徐管事处买的。”

到头来二十多人都是口述,没有动笔,就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写了满满五张纸。

看着歪歪扭扭的文字,沈慕晴心中冷笑,她对男人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您现下可有功名?”

男人涨红着脸憋了半天道:“我姓李,我虽身无功名,可是我已经入学二十多年了。”

“那就多谢李先生了,众位刚才说的可是真的,请大家在你说过的话旁边摁上手印。”小二拿过印泥,众人都盖了手印。

沈慕晴拿过来看了看,在秦氏耳边低语几句。然后对众人道:“现在请各位把你们手中的花笺交给我们。”

“不行,你们先说说一张花笺陪多少银子。”李书生大声道。

“只要是我们听雪斋售出的花笺有质量问题,按规矩一赔十。”沈慕晴朗声道。

“我们都是从听雪斋买的,谁还能有假?”李书生跟着说道。

秦氏过来了,手中拿着几张花笺。沈慕晴接过花笺,拿起来道:“各位请看我们听雪斋售卖的花笺。以梅花为料煮糜,然后又加入其它花朵的汁液,制成纸,然后再雕印山水林木,折枝花果,狮凤虫鱼,寿星八仙,钟鼎文,幅幅不同,纹镂奇细。花笺久放而色不衰,梅香持久,写字不晕染。并且每张听雪斋售出的梅花笺都有防伪图标。这个我暂时不能说。请拿出你们手中的花笺做一对比。根据刚才大家的讲述,我已经让伙计报官了,一会儿一定要查清楚,给各位一个交代。”

众人一听心中一惊,本来众人就是得了好处,拿着假花笺过来闹事的,没成想事情闹大了,闹到官府了。

李书生更是脸色发白,他色厉内荏道:“你刚才不是说要给我们赔偿吗?这会儿怎么说报官了?”

沈慕晴笑着道:“这位先生,您买了劣质花笺,心中不平要赔偿。我们听雪斋被陷害说售卖劣质花笺,对听雪斋的名誉有极大损害。所以,最佳的处置办法就是,我拿着众位的购买凭证请官府来给我们评判,还你我公道。”

众人先看沈慕晴是个妇人,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没想到弯弯绕绕的把自己绑里边了。

这群人是城北的闲散游民,终日在街上游荡。有人找就去上工挣点钱,没事就在街上闲逛。除了李书生还会几个字,其他人都是斗大的字不识一个。

他们也根本没有闲钱去买附庸风雅的花笺,只是有人掏钱让他们来听雪斋闹事。所以买没卖花笺他们心里清楚,刚才只是胡乱编了购买的时间以及购买的地点。

这会儿听到沈慕晴把他们编排的理由作为证据要见官,他们就急了:“刚才不是说好要赔钱的,怎么你们变卦了?”

“就是,听雪斋说话不算话。”

“赔银子,赔钱。否则我们今天就砸了你们的店。”

众人吵吵闹闹就往柜台里挤。

“谁敢!”一个声音如炸雷般在众人耳边响起。大家寻声看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身材高大,面庞黑红,一双虎目怒视着众人。

沈慕晴只觉得眼前之人特别眼熟,但是记不起在哪里见过。闹事的众人被吓到了,都回身看着男人,眼中闪过几分胆怯。

“李三,你不是在大街上摆卦摊吗?怎么跑这里闹事了?”男人大声质问李书生。

“你管我,我在听雪斋买到了劣质花笺来找他们赔钱。”李三梗着脖子道。

“就是,他们卖劣质花笺,我们也是来要赔偿的。”

“要他们赔钱。”

众人七嘴八舌高喊要赔钱。

来人冷笑道:“你们成日衣食不保还有闲钱买花笺?李三、张二狗、乔拴牢、马平科,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

被点到名字的几人都呆住了,他们紧盯着来人道:“你是谁?”

来人背着双手,踱进店里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要想清楚今日你们来听雪斋闹事的后果。我想自然是有人给你们给了好处让你们这么做。可是因为那么一点好处让自己吃了官司值不值得呢?”

李三紧紧地盯着来人,突然指着来人大声道:“我知道了,你是白——”

来人上前一把捂住李三的嘴道:“李三,你住嘴。我还没说完呢。”李三顿时热泪盈眶,点着头看着对方。

“我希望各位不要再闹了,让听雪斋自行处理劣质花笺事件。不过话说回来,你们今日闹事也是为了一口饱饭。出门旗台下有人设摊,你们拿着手里的花笺去换银子与胡饼。去晚了可就没有了。”男人指着门外道。

沈慕晴朝门外看去,只见店门口旗台不知何时已经摆了几张桌子,傅白带着几人守着一个大钱匣与一个大箩筐。看到沈慕晴朝自己看过来,几人忙远远地抱拳行礼。

李三看着来人的眼神,忙给对方拱拱手,然后率先出去领钱领馒头了。众人跟在后边看李三领了一块银子,拿了几个几个胡饼,忙问道:“各位爷,这一张花笺换多少银子?几个胡饼?”

傅白道:“一张花笺换三两银子五个胡饼,今日就这一次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众位好汉可要抓紧时间啊。”

众人一听顿时一窝蜂地往前挤,傅白忙喊道:“别挤,今日在场众人都有份。”

李三拿着领来的银子与胡饼忙跑到来人跟前道:“白大哥,兄弟好久没见你了。没有你,我们在城北的日子混不下去了。你怎么变模样了?我差点没认出你。”李三说着眼圈红了。

“李三兄弟,我改名字了。以后你就叫我傅大哥吧。以后如果有人问白彪其人,你们就说不知道。记住了,否则有杀身之祸。”来人正是已改名为傅琮的真正的白彪。

他本来管理琉璃作坊,今日傅维桢突然叫他来听雪斋处理事情。他曾经混迹于城北,在城北算是有头有脸的人,进门一看众人就心中了然,几句话就镇住了几个领头的人。

沈慕晴看着眼熟是因为傅琮的眉眼与傅维桢有五分相似,如果再留个络腮胡子,稍微易容一下,二人就有了八九分的相似。如果不是非常熟悉的人怕是辨认不清。当初傅维桢就留个胡子,稍作改扮就成了白彪的样子。

可是自从锦绣山庄的事情之后,白彪就不能再以原来的面目示人,不得不刮了胡子,改了名字。

不过今日他除了帮助处理劣质花笺事情之外,也是为了给琉璃坊造势,打名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exceedle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